协力造屋自助建房在四川

 
作者:赵茜《经济观察报·蓝筹地产》 2009-05-01  
 
 
经济观察报:地震后很多建筑师都想给灾区做点事,现在几乎都做不下去,这是为什么?
 
  谢英俊:现在主流的建筑界和设计界对灾后重建工作很陌生,对具体操作也未必能掌握。除非有一个庞大的团队,包括结构、材料构造、工艺、成本、精算等各种顶尖专业人才共同参与,不然要真深入进来很不容易。如果认为这是小房子,由建筑师自己带工作人员做也不行。造这种房子,对农民来讲,就是精打细算,必须得超越现在的这些房子,比它们更高明、更便宜、更抗震。即便现在的设计院和建筑师做得来,但是因为他们没有积累,这么短的时间要应付这么多事情也很难。我盖的房子会比农民自己盖的更便宜,而且抗震力绝对达到标准,农民也可以自建。
 
  经济观察报:台湾921地震后,你决定到山里帮邵族建房子,那时的背景是怎样的?
 
  谢英俊:我的背景和一般建筑师不一样,我是搞施工队出身的。工厂、农业设计我也做过。也可能是机遇,921以后我就踩进这个领域,觉得会有作为。10年来,我的全部精力都在做这些事,所以可以很快进入到现在的震后重建中。
 
  现在以整个工业化生产的体系来应对农民房的重建也无能为力,因为方向不一样。工业化、系统化的生产是针对比较高级的房子设计的,像日本、美国的木结构和轻钢系统,都是用来盖高级房子,不可能盖便宜的房子。工业化建造的经验是针对城市系统的中产阶级,在这里,我强调的是农民的参与创造。
 
  经济观察报:能否详细说说“协力造屋,自助建房”的体系?
 
  谢英俊:这个体系的开放性在于农民可以跟我们一起做,这和现在工业化封闭的体系逻辑不一样。工业体系有商业价值,但跟农民盖房完全是两个逻辑。工业化体系必须让专业的工厂和团队来做,这和我要做的方向不一样。
 
  经济观察报:以建筑对社会的作用来说,职业建筑师都想盖集合性住宅,但是我们很少在乡间看到这样的景象。
谢英俊:建筑设计这个领域一直以来还是中世纪的传统,为王公贵族服务,和普罗大众无关,几百年来都没变。但在农村,我们随便看一个农民房都有不合理不科学的部分,这也给了我们改进的空间,我们盖的房子会比一般农民自造的要抗震环保便宜好用。
 
  经济观察报:这套建屋体系是什么时候才走得比较顺利了?
 
  谢英俊:其实这次才有机会能够大面积推广。4月份加起来做了将近500户,月底可能会达到1000户。每个工作站都有一个人独立操作,负责业务推广、技术指导、管理甚至设计。成都负责后勤,提供标配。我们现在青川、汶川、德阳有三个工作站。青川有好几个点,骑马乡、朝天镇。德阳范围很广,绵竹、什邡等等。北川我们还在做进一步规划。
 
  经济观察报:所以现在有人怀疑你是不是利用这个赚到钱了?
 
  谢英俊:10年来一直希望赚很多,但是一直没赚到。现在才几百户,可能几千户会好一点。不盈利谁给我们钱呢?我们重建的目标就是要跟市场结合。30年前可以靠慈善机构和政府,现在必须结合市场,把民间力量解放出来。
 
  台湾灾后重建时我是新校园运动的主要推动和参与者,原则就是正常对待,建筑师该给设计费就给设计费。而且台湾灾后重建是百年大计,设计费还要给高一点,这样才有很多年轻的设计师一直坚持下来。
 
  经济观察报:在一个正常的商业机制下,这件模式才能循环起来。
 
  谢英俊:我们现在提供重要的材料,比如轻钢、网子,设计有一个开放式的架构,和传统架构一样,怎么用这个架构可以就地取材。我们也跟所有施工队结合,推广这个系统,而施工队该赚的钱还在赚。他们跟我们配合修建,我们提供这个部分的材料和技术 (钢架和钢网),施工队帮农民盖房子,这是一种模式。另一种方式是自建,农民向我们购买材料技术服务,然后他们自己做,我们指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