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朗读违章」深刻反思都市价值

 
作者:锺乔《中国时报》  2011-4-5
 
 
「违章」一般被视为是非法的、欠缺合理基础的建筑,因而,理当被公权力的「怪手」给铲除。然而,就如摊贩虽为非正式部门的经济行为,却在台湾蔚为一种文化现像,且成为都市民间社会活力的资源一般,「违章」背后所折射出来的社会、文化意涵,亟待澄清。
     最近,有一项称作「朗读违章」的建筑艺术作品,提供了澄清的面向,也带动摸索违章文化的延伸性。「朗读违章」所表现的是都市价值的深刻反思。当它以建筑艺术的表现公开展示在台北都市的城中区时,无疑将艺术的公共性,以一种具社会反思的性质,推到人们的面前来。
     它同时形成一种以文化行动做为轮轴,反应在政治、经济领域中的驱动。亦即,是针对都市现代化想象不断被合理化,进而以资本和市场的逻辑,毫无愧容地炒作房价,罔顾民生基本需求的景像,进行剖解式的价值厘清。
     这项由阮庆岳策展的两件作品,传达了他颠覆主流价值中建筑是由资本去堆积其合法性的企图心。除了让我们重新审视都市发展过程中被挤压对象的真实感之外,更破解了潜藏于住宅商品化背后的「迷思」。
     从上个世纪的九○年代开始,基于清除都市污点的官方现代化国家想象,都市的革新建设是与「污名化」违章又或公娼,做为施政的权力规范。时至今日,此种以发展导向的单一性模塑城市景观的思维和政策,虽一定程度受到节制,却欠缺更为前胆性的挑战。
        违建的「朗读」。
在此找到了将记忆翻转到人们面前来,并与未来衔接的可能性。这是城市记忆重新被提到公共领域时,非常具关键性的重点。同时,「朗读」既有翻转记忆的意涵,而且是以艺术创作立足于现实面前。这时,我们便得进而去思索创作以文化行动现身时的美学冲撞。
     此项计画由实践「自立造屋」的台湾建筑师谢英俊及杭州美院的王澍各推出一件作品。当谢英俊在「后巷桃花源」作品中,以颇具美学张力的废墟阴影,批判引进欧美城市设计是:宛如「病毒入侵」般「压抑亚洲生活的多样性」时,他带进了亚洲城市美学的重新看待。
     作品带领参观者穿越时空的回廊,体验复合着危楼水泥梯、残存砖瓦、洞伏的楼面,以及无从浪漫想象的绿栽、芋叶。这以后,跨出危楼室内,我们将身体的紧张感,交付在鹰架所搭建的后巷闲适居家中,这时,诚如谢英俊所言的,被压抑的「亚洲生活多样性」,出现了另一种摇摇幌幌的不安感。这种不安,追根究底,就是亚洲对于落后记忆的不安,也可以说,它就是存在于亚洲内部的第三世界性。
     这种张力,是城市在现代化发展中,一心想去遗忘。却又时时催促我们返身,找到主体性和自信心的根源。
     这种张力,与其说是建筑的,倒不如说是美学的,更进一步说,是对依附市场机能的主流空间秩序的文化抵抗。它,让我们重新看见,被掩埋在台湾都市发展深层下的真实,这真实美好与否,其挑战恰在于:城市是否愿意重构废墟乌托邦的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