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2030人居环境愿景

 
作者:谢英俊
 
 
‧正视台湾特性,思考台湾愿景
不论在生活上或政治上甚至于艺术创作,现在的台湾人大多欠缺对未来的想象,显现出盲目与无所适从,完全背离我们先辈祖先们充满活力创造力的特质,这反映在最近发生的几件大事情,例如陷入令人透不过气来的政治泥沼、发展与环境保护的冲突事件、重大政策的举棋不定、八八水灾重建的荒唐举措等。大家都能讲出台湾各种各样的优势,但却走不出去,执政党还在搬弄几十年前的老套不知今夕何夕,在野党也说不出所以然龟缩在意识型甲壳里,耍弄民粹的幼稚话语成了台湾的全部。台湾不论在人文或自然环境,都显现出它的多样性与敏感度。在地理与历史的十字路口上,四百年来经历荷兰、西班牙、明郑、清朝、日本、国民党统治;在自然环境上,从热带到温带,深海、平原到高山。隔一个山头,不仅物种有不同的变异,原住民的文化、语言、风俗也有所差异。与大陆的关系来看,台湾似乎扮演着避秦或梁山泊的角色。礼失求诸野,在历史洪流中,大陆许多消失的在台湾却得以保留,台湾现在仅存的原住民所保存的南岛语文化尤为珍贵,他们被外力强力侵入也仅一百年,在其他地区已不多见,是人类(现代)文明发展过程中被疑忘的母体。
 
丢开冷战思维,区域和解,重新思考发展战略
台湾与中国大陆的关系,应放在过去冷战思维的架构下来审视,才有助于厘清思考的盲点。过去政府对台湾的所有作为是在反共战争架构下思考的——尽量完善能够独立主的生产体系,补贴扶持有利于战备的重工业、国防工业甚至大量耗费自然资源的产业。现在应该重新思考整个发展战略。例如六轻、国光石化,零方案的思考是不可少的。设想一下,沿海的土地使用如果开发成高级住宅区,效益与前者相比,说不定更为有利,当地居民的损失何止于求偿的区区几亿元。再例如政府产业东移政策下的和平水泥工业区,到底谁获利?利用的是低廉的电费和环境成本,从原先核准以内须为主到现在大部份外销,当地原住民拿到补偿费之后买了高级轿车,没多久就因为酒驾撞毁而失去一切,葬送了永远不可回复的好山好水和部落族群。零方案的论证是开启人民对大型公共政策讨论的重要平台,也是政府摆脱既有陈痾与历史包袱的手段。丢开冷战思惟,区域和解,与中国大陆及周边地区建立良性分工,发展台湾特有优势产业,是基本态度。
 
‧挑战现代文明根基,永续发展下的生活模式
瓦特发明蒸气机至今不超过三百年,就将人类带入绝境,在思考永续时,人类被逼迫着必须攀越这座大山时,从食衣住行育乐、价值观念、到宇宙观都得调整,简单讲现代文明必须重构,要从现代文明的根基解构起,从笛卡儿「我思故我在」个人意识被挖掘出来,到现在以满足身体愉悦、个人价值无限制扩张的消费文明都必须被重新审视。「永续」将成为未来人类维持生存的核心作为,大家现在只在嘴上说说的观念——绿色环保、节能减碳、小就是美、多样化、慢活、重新认识少数民族的文化与价值观、宇宙观……——都将成为流行、时尚、显学、主流。新的生活在信息网络时代有各种可能的样貌:新的空间概念,人们在家可以和几千公里外的同事同步工作;低碳生活,减少不必要的交通,与各种节约作为;高流通的全球化经济和区域的小区经济活动同时并存;消费习惯不断被要求改变;家庭与小区生活渐渐取代都市杯觥交错的社交……。在这些前提之下,我们来思考台湾实质的人居环境。
 
‧国土计划、都市计划、区域计划、公共建设应反应现实
执政者常把国土计划法挂在嘴边,但国土计划的拟订与通过得旷日废时,因此当政者政策无法落实时,国土计划未拟订,就成了推托的借口。事实上,只要有企图、有构想,不需等国土地计划通过,利用现有平台,只要修改既有的台湾区国土综合发展计划和各个区域计划就可执行,尤其是跨行政区的流域整治、防洪计划、水资源利用计划是最迫切的,还有重大投资开发计划的评估。台湾的地形地貌与台风、洪水、地震等自然灾害息息相关,大部分平原是由中央山脉的土石冲刷堆积而成,土石流、淹水、河流改道是正常,不需硬挡。例如,台江内海是道光年间一次曾文溪的泛滥填平而消失的,浊水溪的出海口南北摆动接近五十公里,这次八八水灾所冲下来的土石方已超出人类可疏浚的能力。但政府进行规划时,却往往无视于此。我们在各地看到许多高出堤防或道路很多的悬空桥,这是因为桥梁的设计者考虑河川的流水断面因河川垫高而把桥面抬高,但是河堤的施作并未反映实际的需要而加高,也就是说,政府的公共建设能力无法具体反映现实。同样的道理,我们的都市计划,甚至于区域计划,也同样无法反映现实。照理来说,许多都市计划、区域计划要因此而做大幅度调整,例如林边以及沿海的低洼洪泛区,是否要无止尽的加高堤防、增加洪泛的风险?还是让土石流自然地填平,将其垫高,就如台江内海的形成一般?这需要有眼光、有魄力的政府才能做得到,而不是现在羸弱短视的政客能做到的。
        都市计划法开宗明义指出,须限制都市扩张,所以限缩都市范围的扩大是所有都市计划努力的方向。台湾的都市发展已到了都市人口不再增加、都市不再扩张的阶段,更进一步地,缩减都市范围、增加都市土地的使用效能是未来的课题。但由于交通的便捷,以及公共设施的普及,农村地区公共设施投入的平衡发展,使得农村聚落成为发展的重点,这也是农再条例被强力通过的社会背景。在这种状况下,依照现有区域计划的非都市土地管制,如果没有适当增加管制内容与有效的规范,整个农村地区将更形杂乱,土地使用将失控,造成农地难以回复的破坏。整个西部平原或其他平原的农业生产用地要严格确保。现在建房的方式会造成土地无法回复,因此要将所有聚落靠向山边、水涯,保护农业生产用地,除非是专业农户可以将农宅建于耕地之内,要严格控制只能做农业设施使用。
        过去科学园区因为保税的缘故而集中在一起,但现在这因素与条件已降低。经过多年来的发展,应对工业区、科学园区土地的区位、使用效率做全盘的检讨、调整,避免无谓的扩张,造成社会与自然环境保护的矛盾与冲突。要注意的是,应适当配置能贴近村镇小区的无污染的小型工业区,这是过去台湾中小企业发迹的特有工业形式,过去都在田间无序的进行,现在在农村还残存下来的工厂,都是具备有相当强国际竞争力的中小企业,应该给它们应有的对待,这是台湾的特色,也是未来台湾的发展方向,与小区结合的产业。在交通体系上,整个西部地区南北、东西向的交通联络干道已成形,如何建立与其搭配的大众运输体系是未来的重要课题,也是因应未来整个都市及农村发展的重要课题。对中央山脉地区应该设立具有原住民自治意涵的特定区,用以进行保育和原住民族群与文化的保存。
‧都市
台湾让人留下稍为有序的都市计划印象,大都是日本人规划的。台湾是日本第一个殖民地,他们把台湾当作新天地,对它充满想象,日本青壮辈最优秀的工程师们把台湾当作实现理想的场域。国民政府来台后,无心经营台湾,只想反攻大陆,造成全台都市混乱失序、毫无特色,因此重新检讨现有都市计划与发展绝对有其必要,其中最重要的观念是如何让都市汰旧换新,也就是都更及容积移转,要有更强的企图心和作为,不论是法令上、运作机制或实质的奖励上。从六○年代到九○年代,台湾都市快速发展过程中所建的大部分房子必须拆除重做,因为抗震标准和建筑施工质量是很大的隐患。我们考虑的是,究竟是要让地震来拆这些房子,还是自己拆?让地震拆会死人,自己拆不会死人,且可以促进经济发展、推动新的建筑产业,也藉这个机会拉高建筑的高度,增加开放空间及绿地。对于安全无虑及堪用的建筑,应全面进行外墙节能改造,增加小区小型公园作为改善生活环境及防灾之用。对现有的土地使用分区管制,考虑都市的动态发展,应改变目前普遍使用的静态土地使用分区管制,将很大比例的土地规划为灰色弹性发展区,方便因应需求,做混合使用与不同使用强度的调整。
 
‧农村聚落
农村聚落再生后可以成为台湾未来优质的人居环境。由于交通便捷、信息时代来临、以及台湾中小企业的产业特色,结合生活、生产、生态的新的花园城市乌托邦是可以想象与期待的,这种小村庄或小区约2000人左右,可以支持一个小学,小区未必是独门独户,可以搭配几栋高层建筑,减少土地浪费,农耕与绿地结合,霍华德《明天的花园城市》梦境并非空中楼阁。
 
‧原住民部落重建
原住民部落在台湾社会发展过程中始终被习惯性的忽略,导致台湾在进入已开发地区时,部落还是残破不堪。由于历史原因,日本人为了方便管理,将大部分的部落从高处较为安全的居所集中搬迁到低处,并于制高点上架设炮台监控,这些移住点大多处于河流冲积扇,皆为土石流危险区,导致现今原住民部落长年受土石流的威胁。原住民部落重建势在必行。 2005年「国土复育策略方案暨行动计划」,推出一系列水泥不上山、建设不上山、山区道路等建设预算删减、封山封路等意图迫使原住民离开家园的粗暴政策,使得部落生存条件更为恶化,甚至引发人道灾难,这些恶政在88水灾重建政策上更行露骨,最为不堪的是,利用粗糙的保育观念和各种似是而非的善念,操弄民粹将原住民污名化,为迫迁原住民铺路。山区超限利用、破坏生态的问题,牵涉因素复杂,不可能用粗暴的方式一刀切来解决。数百年的错误,也可能要数百年来解决,在时间轴上应有长短期目标与策略。让不利于保育的不当开发和产业逐渐退出,例如高山梨、高冷蔬菜、阿里山BOT案等,创造较无害的观光、深度旅游产业,以及最为庞大的生态保育、文化保存与发展等等产业。让原住民地区汉人逐渐退出,原住民逐步接手各式产业与管理。相信原住民有能力管理自己——自治。例如,原住民大多从事营建业的劳务工作,但没有几个营造厂或劳动合作社,有组织的进入营造市场。同样性质的荣民工程处,却可发展成国内最大的营造厂。只有让原住民回到部落,他们能在那里休养生息,文化保存、自然环境保育、社会矛盾才有可能有较好的解决。
‧人民的建筑
我们在所有的媒体上看到的建筑,要嘛是官员的建筑,例如鸟巢、国父纪念馆、中正纪念堂、国家剧院、中国中央电视台,不然最大量的就是开发商的建筑,他们占报纸最大版面的广告,还有就是设计师们表演性的建筑,但是这些与大部分人民的居住生活无关;剩下的就是由居民自己找小包工头盖的房子,当人们放弃传统面对新的生活和新的建筑工法,专业知识又无法进入这领域时,只能靠以讹传讹的经验盖房子,这种不堪的房子主宰了台湾大部份的人居环境,如果由一般大众用尝试错误的方式积累经验,得花好几代人才能出现象样的房子,为什么建筑专者无法进入这领域?不论是国外或国内都是空白,一样没有经验与能力从事这些工作;因此如何建立一套开放体系,专业者能够介入居民又可以参与的作为,将是未来建筑领域最具挑战性的工作。但不论在乡间或城市,还可以看到少部分充满想象力的精致房子、小角落或庭园,还有让你佩服得五体投地的传统民居,这才是真正贴近人民实际生活需求的建筑。
 
「零方案」
公元一九八二年,美苏日内瓦限武谈判,讨论美苏两国在欧洲战场有关部署中程核子武器的平衡,由美国提出的裁减核武方案。以取消美国与西欧盟邦预定部署的潘兴二式飞弹、巡弋飞弹为交换条件,要求苏俄完全拆除部署在欧洲的SS二○中程移动式核子飞弹。此一拆减至零的方案,称为「零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