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英俊:必须建立可持续的灾区重建机制

 
章海霞 《中华建筑报》
 
“重建的经验倒是有一些,但很难讲就是可供参考的意见,每个地方状况都不一样,倒是有很多教训可以吸取。”谢英俊认为现在不能很急切地开展大规模重建,“这种地震千年一遇,地质变动超出大部分人的想象,并且范围会很广,重灾区的山体是松的,随时会崩塌,泥石流、地质灾害、洪水等后续的灾害是无法想象的严重。”因此,重建得有一个整体的规划,重灾区的重建更是要仔细评估,而这个时间会很长,难度特别高。
 
台湾“9·21”大地震9年后,建筑师谢英俊依然在持续地、用可持续方式帮助灾民重建家园;汶川大地震发生以后,他又第一时间投入到重建的研究和实践中。
 
重建是长期的工作
 
谢英俊此次来北京应该会待上一段时间,由出版人张立宪发起的“读库灾后建屋行动”正在进行中,谢英俊是这个行动的技术支持者。
 
“现在还没进入到那个阶段,中央这边的政策、灾民能拿到哪些补助、地方上会怎么处理,甚至于我们怎么参与这部分工作,都不明朗。”关于重建的进展,谢英俊说得最多的就是三个字——不明朗。
 
但谢英俊已经开始为重建做准备,也为现在正开展的灾区临时安置行动提供一些帮助。
 
“现在也有一些团体和我们接洽,他们在灾区工作,我自己也需要有一个小的工作站。”谢英俊调出一张图片,是一座用轻钢竹木搭建的二层吊脚楼。“这是‘9·21’地震以后,在灾区重建的地方塔建的,是支援人员居住、工作的地方,和活动板房类似。不过它的一层是开放式的,二楼居住,有卫浴设备,有厨房,如果人多,外面有帐篷拉出去,整个房子可以扩大。”这种小楼在“9·21”地震的重建工作中发挥了很大的作用。
 
和板房不同的是,这样的小楼可以长期居住。“重建是长期的工作,后来我们这些东西就留到社区里头,或村寨里头,让他们当活动中心。”谢英俊说这样的小楼组装而成,几天便可完工,而小楼的图纸,已经发给了有需要的重建团体。
 
永续建筑,协力造屋
 
“重建的经验倒是有一些,但很难讲就是可供参考的意见,每个地方状况都不一样,倒是有很多教训可以吸取。”谢英俊认为现在不能很急切地开展大规模重建,“这种地震千年一遇,地质变动超出大部分人的想象,并且范围会很广,重灾区的山体是松的,随时会崩塌,泥石流、地质灾害、洪水等后续的灾害是无法想象的严重。”因此,重建得有一个整体的规划,重灾区的重建更是要仔细评估,而这个时间会很长,难度特别高。
 
“每个地方建筑构造形式都有很大差异,各地方风俗民情也都不一样,重建也应该有很多不一样的地方,要因地制宜,这比较重要。”谢英俊认为此次灾区重建会是生态等级的重建,会有一个全新的重建经验。
 
“‘9·21’地震后,我去过对口协助的地方,那里比较特别,我们获得的经验和别人不一样。”谢英俊最先帮助的是日月潭边一个不到300人的邵族部落。
 
“政府在协助重建时,有一个公平性,会根据实际状况来协助,其实用补助款盖的房子比不了受灾人以前的房子。”谢英俊说,“房屋是很多人一辈子的积累,甚至是好几代人。政府的支援是有限的,更多的要靠自己。”
 
补助款的不足部分,有能力的可以通过银行贷款解决。但邵族人很贫穷,很少有银行肯借钱给他们,谢英俊帮他们想出了一个新的方法。
 
谢英俊的方法是就地取材。提出自己的设计思路,并组织和指导部落内的失业人员自己动手盖房,最终盖起了品质还不错、又节省施工费用和原材料费用的房子。而这些房子,因为地势、材料的不同,每套都有所不同。在盖房子的同时,他还帮助邵族人在家中保留了祭祀的神龛,设计了全族人公祭的广场,保留了民族文化遗脉。
 
在这之后,谢英俊和他 “第三建筑工作室” 的同事们,率领由邵族青年组成的建筑队,走出日月潭,支援其他原住民部落的灾后重建,共建造了300多套房子。在这过程中,他的建筑理念也渐渐清晰了起来,概括为“永续建筑,协力造屋”。
 
建筑理念的大陆实践
 
2004年,谢英俊认识了三农问题专家,晏阳初乡村建设学院院长温铁军,两人理念一致,交谈甚欢,于是他自筹资金,来到河北定州,在学院里开始了他的建筑理念的大陆实践。
 
地球屋001号是一座木结构的二层小楼,建筑面积160平方米,榫卯结构;地球屋002号,轻钢结构。墙面和墙体填充物都是就地取材,黏土、芦苇板,桔杆、竹子,有什么用什么;房顶则使用芦苇板覆盖,上面罩一层镀锌瓦,室内设计有浴室和卫生间。“房子很好用,冬暖夏凉,室内外温差可以达十几度,冬天烧炕,一冬用不到一吨煤。”
 
房子的建造费用约为5万元,其中包括了人工费用。若农民自建,村民可互助,即省去人工费,加上一些因地制宜的原料,只需不到3万即可建起来。
 
谢英俊更喜欢001号,他说这种建筑在欧美算是豪宅,“这是非常环保减碳的建筑,国外盖这种房子是要给补助的,减少多少碳是可以拿去卖的,这个房子按碳排放量在国际上可以卖到一万块,木料钱就够了。”但这样的工作农民不可能自己去做,需要政府或相关单位、NGO协助。
 
轻钢结构被公认是未来房子的趋势,轻钢结构构造细节很复杂,002号的轻钢结构已经做了很多简化,相对001号来说,002号更便宜些,工艺要求也更低。因为构造节点经过简化,建房者去建材市场买了材料,在专业人士的指点下,一座房子就可以很方便盖起来。谢英俊也正和一个软件公司合作,以期使工序更为简便和规范化,方便一般民众采用。
 
这两座房子都是试验性的,河南兰考贺村的6户农民接受了这个理念,互助盖房,现已入住一年多。安徽阜阳南唐村合作社的老先生老太太们邀请谢英俊工作室的工作人员现场指导,盖起了集会所、办公室、农资室等大空间建筑。
 
“不是那么轻易的,不能贸然做,一定要在专业人士指导下或经过我们培训才能做。”但谢英俊说学习的周期很短,“关键点我们设计好了,掌握了安全的结构,其他就自己发挥了。安徽阜阳的老先生,就是在我们那儿待了七天,在关键性的技术学习之后我们协助他,把一些加工单给他,他就按照单子去采购,做起来了。”
谢英俊说无论木结构还是轻钢结构,抗震性能都没有问题,适用于灾区建设。“现在如果说灾区要做,我们训练过的学生都可以去指导,没有问题,做过一遍就会。”
 
灾难也是一个机会
 
谢英俊说无论政府,还是大的慈善机构,进行重建,盖出来的房子都是千篇一律规格化的标准房。此次震区有很多地方是少数民族聚居区,如何保存他们的民族文化,是需要认真面对的问题。
 
另外,重建本身就是一个生产活动,需要很多劳动力,可以提供很多就业机会。“在台湾,重建多半被大的承包商、包工头给垄断了,灾民只是等着接收房子,只有我们让灾民能够参与到重建的生产过程中来。”
 
“灾难也是一个机会,重建就是在呈现我们这一代人对未来的想象。想象通常会很美好,但实际结果可以做多少?台湾的重建有许多的挫折,希望四川的重建不要重蹈覆辙。”
 
谢英俊认为这重建,最重要的是能建立一个可持续的机制。“政府在这里扮演什么样的角色,怎么样做,到底要补助到什么样或协助到什么程度,这个拿捏是很难的。”
 
“农民单家单户和银行融资,很难做到,但10户、20户就能够组织起来,成立一个重建的合作社,以合作社力量和银行以及信用社融资,以后分几年慢慢还,政府可以给利息的补贴。这是一个扛杆的方式,政府也不会那么吃力,房子也能盖得更好。如何建立这种机制,是重建的关键。”
 
谢英俊还强调灾民要参与重建,“因为投入太巨大了,没有理由说里边还有闲着的、不工作的人,如果四川灾区的重建施工过程让灾民可以参与,那他们至少有一两年的工作收入与生活来源,这可以作为他们农业损失的过渡期。另外,我说的可持续,不是只有说这房子可持续,还有住在里面的人的可持续。你盖了这种房子,有这技术,可以靠这种技术去赚钱,可以指导,或是承包、帮助别人盖房,这就变成了产业。”
 
谢英俊的Q&A
 
Q:您是台湾淡江大学建筑系毕业的,当初为什么会选择建筑这个专业?
 
A:选专业的时候其实也不太懂,慢慢从事、了解、深入,有一些收获,也做了一点东西,就变成了一个专长。
 
Q:您为什么会用现在这种方式实现您所追求的绿色建筑理念?
 
A:绿色建筑、永续建筑,大家都会讲,但要用很平常的材料来做、民众自己动手是比较难,我相信我们可以用很简单的方式做到。
 
Q:您设计的新竹县立文化中心获台湾建筑奖,其实您的起点已经很高,可以和大部分建筑师一样,为业主造房,赚很多钱,也能在一定程度上实现您的理念,但您为什么选择从农村开始?
 
A:我们也有业主啊,就是农民。赚钱,不是考虑的重点。主要是我觉得这个部分是我们社会比较缺乏的,毕竟房屋中的百分之七八十都是农民的房子。中国的乡镇建筑,从黑龙江盖到海南岛,几乎都是一样的,那我们做建筑专业的在干嘛?大部分都关注都市里的人,那么广大的农村人群没有人关注,这是大问题。农民有这个需求,我也觉得可以做点事,就朝这个方向做吧。
 
Q:您认为在大陆所做的试验,最成功的是哪一部分?
 
A:讲成功都太早,起码我们可以说这是可行的,这种事是天大地大的事,要能够被整个社会接受,要各方面支持。
 
Q:河南兰考入住的6户人家,他们以及周边村民对房屋的评价如何?有人跟进吗?
 
A:目前还没有别人,他们都还在吸收这件事,他们在判断这是对还是错,有人说很好,有人说很不好。有一句成语叫筑室道旁,三年不成。建房是一个很社会性的行为,不是个人意愿,只听左邻右舍的闲言闲语你就做不下去。
 
Q:您认为您的理念推广到最后,最理想的状态是怎么样?
 
A:推广的理想状态,一定要政府来宣导。
 
这不是我们一般人的消费观念,大家想象的房子就是那种豪华的,看起来很先进。其实不可取,和现在盖的会压死人的预制板的房子一样。但一般人是没办法判断这种事,建房这种事对一般人来讲一辈子只做一次,不肯冒险。
 
Q:您目前的工作,能带给您想要的生活吗?有没有别的娱乐或爱好,比如旅游?
 
A:我的生活就是工作,满足我的生活其实很简单,有饭吃就可以。最好的娱乐就是盖房,我们都是在很漂亮的地方盖房子,盖房子就是旅游。
 
Q:您觉得这是理想主义吗?
 
A:理想主义?很现实,非现实不可,花那么少的钱盖这个房子,这是超级现实。
 
Q:有理想又付之实施很难,有没有坚持不了的时候?
 
A:做这些当然是有些难度的,但搞得出点东西来,哎,还真能这么盖,那就有意思了。
 
Q:想过放弃吗?
 
A:(似乎没听到这个问题)难度很大。当然是有很大的难度。
 
Q:您盖这样的房子会盖到什么时候“
 
A:到下辈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