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英俊:让建筑专业进入9亿农民的生活

 
信息时报
 
谢英俊认为,社区 (农村、部落)是大部分人的生活场域,因此,建筑在自然生态保育、能源节约、提高人居环境质量的战略上,皆处于关键地位。同时,庞大的农村富余劳动力与互助换工的优良传统,也是建立社区自主的营建体系的重要因素,加入绿色环保、社群文化的多样性等因素,就构成了建筑可持续性的核心。
 
2011年4月30日上午,台湾建筑师谢英俊的展览“人民的建筑”在深圳图书馆二楼举行,展览的副标题指出了这个展览的某种方向:“关系到70%人类居住的思考与实践”,所谓70%人类居所是指,建筑专业几乎没有涉及的普通居民乃至乡村的居住环境。被视为“人道主义建筑师”的谢英俊十多年来,一直致力投入社会建筑实践,通过就地取材、低成本、适用技术以及建立开放式构造体系的设计作为,降低成本与技术门坎,农民能参与符合绿色环保、节能减碳的现代化家屋兴建,保障了弱势族群的生存权与工作权。而此次展览,完整地呈现了他的工作方式和建筑思考。
 
截至目前,工作室在谢英俊建筑师的带领下,秉持可持续理念,先后完成台湾日月潭“9·21”邵族部落重建,天湖部落、煤源部落、松鹤部落等原住民迁村重建,河北定州乡建学院地球屋系列,河南兰考农村生态农房建造,四川“5·12”地震灾后重建,汶川、茂县、青川等地500余户生态农房协力自建,台湾“8·8”水灾灾后部落重建1000余户,西藏牧民定居房等多项工作。
 
2011年4月30日上午,“人民的建筑”深圳站在深圳图书馆二楼开幕,之前在北京举行的展览已经引起了建筑行业以及大众的广泛关注。策展人史建认为,这不是一个建筑师的作品展,而是呈现了一个建筑师的工作理念和建筑思想。在这个展览,建筑师谢英俊展出他从1999年以来的建筑实践,80多组建筑实践作品,从在河北、河南、安徽、西藏推动农村生态建筑“协力造屋”,到大量灾后重建、少数民族偏远地区建筑与社区重建项目,包括四川茂县太平乡杨柳村永久性农宅自建项目、台湾“八八水灾”部落重建以及西藏纳木湖乡牧民定居房建设等。通过这些房屋,谢英俊试图向人们解释,他是如何工作的,在过去的十多年,他是如何进入“70%人类的居所”进行工作,而在此之前,几乎没有现代建筑设计师进入农村建设领域,我们只能见到铺天盖地地兴建的农民房,快速扩充的小城镇居民楼,而其中几乎没有建筑专业人士的参与。
 
谢英俊的选择看起来太特别了。他不是慈善家,不是在做公益产业,他的的确确是一个延续着现代主义建筑的精神向前走的建筑师。策展人史建在策展前言中这样写着:“诞生于两次世界大战之间,以包豪斯为代表的现代主义建筑运动,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有着普世理想的世界性建筑思潮,其理想是把现代化的工业生产与人民生活结合。”现代主义建筑的诞生和发展的确是从社会变迁中萌生的社会责任和社会理想,很多建筑大师,都曾做过70%人类的居所。然而,他的行为在今天几乎是绝无仅有,我们熟悉的建筑领域,更多建立在以消费为导向的市场机制,沉迷于形式主义美学当中,为农民盖房子,这是大部分希望建立个人风格的年轻建筑设计师想都没有想过的事情。
 
在展览现场,一位年轻的建筑系学生也向谢英俊提出了这个问题,做这些农民的房子,如何体现出建筑师自身的风格呢?谢英俊的回答意味深长:“个人风格那么重要吗?为什么个人风格那么重要?为什么70%的房子,我们这个专业的人都没办法进入?这些问题都是有联系的,这是价值观的问题,值得深究。”谢英俊认为,我们的现代文明、现代教育强调个人意志,但在今天是不够的,我们必须要让建筑的使用者、建筑的居民参与进来,让建筑的另一端也发挥他们的作用力和创造力,这样建筑才能真正和人产生联系。
 
一些抽象的思想背后,实际蕴含着谢英俊从1999年以来,大量的建筑实践和思考,其中触碰到种种矛盾数不胜数。我们也看到了一些前所未有的建筑场面。在协力造屋的理念下,全村人都参与了房屋的建设,看上去热闹非凡,多年以前,乡里乡亲一起协同工作的热闹场面又回到了村里。让农民参与建房,一方面可以解决劳动力的问题,另一方面也可以透过集体的劳作来重新凝聚村落的关系。
 
如何让农民能参与建设呢,谢英俊从技术上来解决这些问题。他降低房屋的造价,简化造屋的难度,采用环保、造价低的轻钢材料,让房屋构架充满了开放性与弹性,主张就地取材,泥土、稻草等原材料再度使用到我们的房屋中。他研究不同地域的房屋原型,根据原型提供了一系列更加适合当地环境的设计,让农民可以有足够能力建房,建自己想要的房子。因此,在此次展出的80个造屋项目中,我们几乎看到了各种各样的房子,从黑龙江到海南岛,从台湾到西藏,人们根据自己的需求盖出了自己想要的房子,和房子的关系更加密切。
 
从某种程度来说,谢英俊为中国的现代建筑提供了一条更加宽广的道路,只是现实中,他要面对的挑战比想象的要多。对此,谢英俊说,“建筑不是个人行为,是社会行为,因此,大家相对地保守”,在北京的一场讲座中,他举了一个例子:“我们说‘筑室道旁,三年不成’,在马路旁边盖房子,骑马的人都觉得太矮了,你就把它弄高一点,走路的人说太高了,你又把它弄低,所以盖了三年都盖不起来。”在现实中,不是说这个房子环保、这个房子便宜,人们就会接受,“在穷乡僻壤的地方,农民也想住别墅,觉得那样的房子好。”这些来自社会价值的判断标准,被消费左右的市场标准,都将成为理想主义的阻碍。因此,在谢英俊眼中,这条路他还要走很久,也许要几辈子的改变,才能让建筑真正回到人民手上,成为人民的建筑。
 
谢英俊实践策略
 
可持续建筑
 
谢英俊认为,社区 (农村、部落)是大部分人的生活场域,因此,建筑在自然生态保育、能源节约、提高人居环境质量的战略上,皆处于关键地位。同时,庞大的农村富余劳动力与互助换工的优良传统,也是建立社区自主的营建体系的重要因素,加入绿色环保、社群文化的多样性等因素,就构成了建筑可持续性的核心。
 
●环境 :绿建筑 ——生活化、普识化
 
●经济:建立自主“非依赖性”营建体系,利用富余劳动力,就地取材做材料加工与房屋兴建,降低对主流营建市场的依赖,降低对货币依赖,生产设备简化,减少资本投入。
 
●社会、文化:尊重每一个人的工作权、生存权,透过居民参与、协力互助、集体劳动,凝聚部落社意识。社区主体意识的建立,是保持文化多样性的基础。
互为主体“使用者”
 
谢英俊非常强调建筑必须有建筑的另一方存在——即使用者、居民。建筑不能仅仅依赖设计者,应该让居民实现他们的创造力与生产力。因此,他主张建构一个开放性的平台,让居民在其上发挥,从而产生了居民参与后,房屋所呈现丰富多样的面貌。
 
●开放建筑:空间与构架、构法具备开放性与弹性,可因地制宜、就地取材,传统的材料工艺都可以用上,随着需求的改变也可灵活更动。
 
●简化构法:让居民使用简单的工具,即便是非建筑技术专业者皆能参与施工,尊重每一个人的工作权、生存权,利用富余劳动力投入材料加工与房屋兴建,降低对主流营建市场的依赖,降低对主流货币的依赖,生产设备简化可减少资本投入。
 
专业作为“设计者”
 
谢英俊认为,建筑专业人士在建筑中是不可或缺的,但在“互为主体”的原则下,专业者只做有限度的事。他本人则是探索、建构房屋的各种原型,包括结构与材料力学分析、各种构件实验等,最终提供一个开放的、可持续的平台。
 
谢英俊建筑的四个坐标点
 
1999年
 
邵族安置社区
 
邵族安置社区是谢英俊最早开始探索“协力造屋、开放建筑”的作品。1999年,台湾“ 9·21”大地震造成八成邵族人家屋损毁。为了挽救这个族群,谢英俊在台湾“中央研究院”以及国内外民间团体、NGO捐助下,建立这个安置社区,作为邵族族群保存、文化复育的基地。
 
这一建筑被台湾资深文化评论者王墨林评论为:“其中最重要的不只是部落的重建,更是族人失落已久的一座生活世界的再现。”
 
“邵族为台湾现存人数最少的原住民族,有独特的风俗习惯、文化、语言,以及保存完好的祖灵信仰和丰富的岁时祭仪,大多集中在日月潭畔之 BARWBAW ‘日月村 ’。安置社区的配置是以仪式空间为主轴,配合环境地势结构而成,用以工代赈的方式,让族人集体参与社区的营建劳作,一方面解决生计问题,最重要的是要透过集体的劳作来重新凝聚部落意识。”
 
2005年
 
河北,定州 地球屋
 
2004年,谢英俊进入大陆农村,结合农村社会、经济条件,先后于河北、河南、安徽推动农村生态农房协力造屋。广大农村地区是 70%人类居住生存的居所,面对全新的技术材料与工法,以及全然不同的社会组织与价值观,农民只能靠有限的知识以试错的方式积累经验。从北到南,铺天盖地地建完全不抗震、耗能极大又昂贵的水泥砖房。谢英俊给乡村农民提供了一种崭新的方式,便宜、舒服,同时又具有很强的地域性和环保性。
 
“2005 年,谢英俊工作室建造了河北定州市晏阳初乡村建设学院的地球屋001 和002 示范住宅,160 平方米的房屋造价只有5 万元人民币左右。这个示范房位于河北省定州市翟城晏阳初乡建学院内,由建筑相关本科生与村民合力建造,木结构草土墙体,三开间两层楼住宅。内部并建造有改良传统作法,适合二层住宅使用的双层节能炕。不仅抗震性能好,节能断热效果佳,在夏季时,内外温差可达 10℃。”
 
2008年
 
四川地震灾区杨柳村
 
四川“5·12”地震之后,谢英俊进驻灾区农房重建,独立接案,提供技术和经验指导,协助农民盖符合生态环保的房子,为500多户的乡村家庭建造房子,其中既有整村的,也有分散的。其中,杨柳村是为数不多仍保留有传统语言和文化的羌族村落。通过村民协力互助的方式,历时一年完成 56户重建,都是两层楼加一个暂作储藏室的阁楼,样式基本延续传统结构,主要的改变是采用了轻钢作为骨架,即抗震又环保,一户约为150平方米。建房时,村民一起参与,男女老少均参与其中,极为热闹。
 
“以轻型钢做骨架,结合当地建屋习俗,一层墙体使用就地取材的石头砌筑,二层采用钢网混凝土,三层使用木板。以开放性的架构为基础,家户有很大的自由度,可随各自的经济条件与需求灵活调动,最终能呈现有规制又不失多样化的风貌。”
 
2010年
 
西藏纳木错牧民定居房
 
在展览《人民的建筑》上,除了展示了80多个建筑之外,谢英俊还带来了一个西藏黑帐篷,显现了他对建筑原型和民俗传统的关注。谢英俊认为,西藏大部分民居跟帐篷息息相关,不管再大的房子,里边的空间、结构、构造都跟帐篷息息相关,以这个原型发展出不同的原型,每一个原型可以拓展变成一个公用的平台。
 
“西藏牧民冬季需要定居房。由于运输路途遥远,气候条件特殊,且属强震区,因此于传统生土建筑中加入一套可简易组装的轻钢架,提高抗震设防至 9度,可使用最少的水泥与钢材用量,减少外购与运输成本,克服施工品管难题,传统的土工、木工技术得以保存,居民可自建。于纳木湖乡兴建示范村18户,及卫生室、活动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