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常态下的中国钢结构住宅思考,基于谢英俊的“轻钢龙骨体系”(下篇)

编者按:本文是一份来自每筑建文栏目的海外读者投稿。2014年云南地震频发,孙宏斌在德国进行了关于中国钢结构住宅的研究,同时他对比台湾建筑师谢英俊的建筑实践,提出让业主参与自有产权房屋建设的设想。我想,这种建设构想的提出虽然是概念性的,但还是有它在中国农村实践中有较广阔用武之地,也恳请同行们多多指教。

作者:孙宏斌

4 轻钢龙骨体系的社会意义:完整的可持续性,并不仅仅看建构技术

4.1 可持续性:很多人忽略了字面本质就是耐用的意思,“经得起时间考验”。其实可持续性更该看整体的效果。

1988年,CIB“智能和可持续建筑环境国际大会”起草了一份新的关于建筑和建造的声明。现在这个议题已经不仅仅是考虑建造成果最终成品的范畴,更是涵盖了整个涉及建造的经济、社会、生态课题。

第1图是最原始的环保建屋概念框架,代表时间、成本、质量这三个建筑核心要素。

第2图表核心圈外增加了对能源、生物多样性、垃圾排放物问题的考虑。工程整体应该综合考虑,不过度的影响环境。

图片20:可持续建筑的要素新框架

图片20:可持续建筑的要素新框架
image©孙宏斌

第3图表是由经济/生态/社会 问题构成的问题的组合,它们处于影响建筑的最外围因素,但也是其他更紧要的因素起始的基石。

图片21:可持续建筑的要素新框架

图片21:可持续建筑的要素新框架
image©孙宏斌

(图片20、21来源:http://www.atelier-3.com/2004/2_Concepts/2004.02_UN-Te/01.jpg)

建筑已经不仅仅是一个最终的产品,它天生自带过程性。而且不仅仅在建造的过程,连设计规划运作的过程都属于可持续发展的考虑范围。

在温州,茂县和汶川震后的青川重建项目中,总计超过500所住宅的经济农民房新农村建设工程,全部由谢英俊建筑事务所,仅仅20名员工与当地居民合作实施。几乎所有的建筑工人都是农民自己。随着建筑师的参与,以前看起来无法实现的事情正在变成现实。例如,协力建屋项目于2000年12月启动,大部分员工大都是来自于失业、酗酒或单亲家庭的社会待业人员。迄今为止他们已经建造了超过160幢房屋。

这就意味着,简化的轻钢龙骨架构有其重要性和必要性,它可以解决中国当前低成本大批量建房的刚性需求。

图片22:农民自身成为建房主力

图片22:农民自身成为建房主力
image©孙宏斌

(图片22来源:http://www.atelier-3.com/mediawiki/index.php/File:Architectural_Design-2001-Ren-ai-1.jpg)

4.2国内就地城镇化

按照谢英俊的设计方案,采用他倡导的社区互助,人力方面的酬劳基本靠邻里来互换满足,建筑专业人士通过参与,协力造房的成本可能仅需市场价的60%(并不绝对,有些情况会更低)。不过,谢英俊虽是中国最早的轻钢龙骨体系的开创者、倡导者、践行者,但现在他已不再是市场里的独行者。

最近笔者关注到这样的一则图文消息:

“ 举几个例子说,第一、农民盖房子,在西方发达国家都计入GDP的,而中国农民盖房子,邻居亲戚互助盖房子,村里帮一些人盖房子,统统不计入GDP,这个量是年年在变大。这个量很大的。”

这是2014年10月21日全国政协常委、北大教授、现任国家总理李克强的老师 厉以宁先生亲自撰文独家授权新浪财经《农民的房子为何不计入GDP?》特别阐述的。并且配图:

图片23:厉以宁文章配图

图片23:厉以宁文章配图
image©孙宏斌

(图片23来源:http://finance.sina.com.cn/zl/china/20141021/142920598402.shtml)

这篇文章提到很多农民互助建房,表述本身没错,但很可能引用错了图片。这张图并非谢英俊的“协力造屋”项目,而是位于四川广安,由国务院国资委直属央企旗下的北新建材集团有限公司广安分公司主持。参见:http://news.xinhuanet.com/photo/2014-01/07/c_133026185.htm 谢英俊的“乡村建筑建筑工作室”新浪微博账号向笔者表示,“我們與北新沒有合作關係”

该项目和谢英俊的共同点是都采用了轻钢龙骨和类似的设计理念,但区别在于施工团队不再是农民自己,而是专业化运作的施工队。笔者认为,与新一届领导层提出的“就地城镇化”的“以产业转移和劳动力回流”为主要特征的“双转移”战略相比较,谢英俊长年以来实施的协力造屋项目已经惊人的符合这些国家级的战略目标和要求。笔者不知道北新的施工团队是否是当地农民自己组成的,如果有可能的话,笔者希望政府多多组织培训当地农民成为专业的轻钢住宅施工队,就地自行建设自己的新家园。

4.3 国际:一带一路援建

从国家的战略层面来看,现在APEC会议期间刚刚正式提出的“一带一路”,计划向发展中国家输出中国过剩的产能,援助当地进行基础设施建设,笔者认为除了高铁技术,还可以考虑输出这种轻钢龙骨住宅体系。

发展中国家的农村地区和城市是有本质不同的,限于各种基础条件和观念意识,工业化在这里常常行不通,并不能总能像在城市中那样顺利的实施。居住在社会/经济/文化落后的农村地区,在优美的自然环境中,村民们没有足够的钱来建造西式华美的现代住房,但他们有足够的时间和体力。而这些也是建造房屋所需要的投入,建筑师若从整体设计的角度考虑,也应该把它纳入成本范围。

以谢英俊的海地自住房重建设计为例:在2010年海地地震以后整整5年了,但那里很多灾民到现在都没有住上新房子。他们依旧在等待救援。尽管有些解释是海地的大部分住地都由6大有权有势的家族控制等,但为什么没有房住的人至今还在空等救援?难道他们自己没有劳动力,不能自救吗?其实若使用开放性的轻钢住宅建筑救援方法,仅输入轻钢龙骨,他们就可以迅速“就地”制造墙体和屋顶展开自救。

图片24:海地住宅自救方案

图片24:海地住宅自救方案
image©孙宏斌

图片25:海地住宅自救方案

图片25:海地住宅自救方案
image©孙宏斌

图片26:海地住宅自救方案

图片26:海地住宅自救方案
image©孙宏斌

(图片24、25、26来源:http://www.atelier-3.com/mediawiki/index.php/Beijing_Design_Week_2012_Lecture)

谢英俊指出:“这些海地人并不虚弱,反而个个身强力壮,充满想像力。”

就像输血的最理想境界是让病人恢复造血功能一样,这种建筑模式给居民提供了一种全新的选择,建筑师完成金属骨架的设计生产,然后指导居民自行施工,居民可以在其基础上进行“再设计”,添加自己的审美习惯和生活景愿。结合现在中央推广“一带一路”的新政治形势,国内的轻钢龙骨企业也完全可以走出去。用我们的技术,结合当地的劳动力,非洲,南美,世界上还有很多贫穷落后的国家,轻钢龙骨战略应用恰当的话,在国际人道主义援助和一带一路周边合作国家基础项目建设上可以做出很大的贡献。

5.建构相关的文化性

非整体工业化轻钢结构生产体系:复杂适应性和互为主体

这里先列举谢英俊以外的几个轻钢龙骨案例:

1.中华钢结构论坛的hans2007设计师做了轻钢龙骨的商业小别墅区实践。

图片27:商业小别墅区

图片27:商业小别墅区
image©孙宏斌

(图片27来源:http://okok.org/forum/viewthread.php?tid=272642&extra=&page=2)

2.美国著名的轻钢龙骨建材公司Worthington在中国湖北做了一个现代工业园。

图片28:现代工业园

图片28:现代工业园
image©孙宏斌

(图片28来源:http://www.zhihu.com/question/21038844)

3.轻钢体系钢筋混凝土结构混搭的多层建筑,地点不详。

图片29:轻钢体系钢筋混凝土结构混搭的多层建筑

图片29:轻钢体系钢筋混凝土结构混搭的多层建筑
image©孙宏斌

(图片29来源:http://www.zhihu.com/question/21038844)

这些项目都是产业化的实践。他们都是整体工业化轻钢结构生产体系,其本身难以做到设计的开放性。谢英俊提倡的完整的协力造屋体系,通过在当地就近取材,低碳化的设计策略和预留灵活性的技术手法。而上述几个商业项目正好给我们敲响警钟:空有技术革新的轻钢龙骨,依旧很有可能不再能够表达当地的风土人情,更反而呈现对如今绝大多数人都司空见惯的城市千人一面的面貌。一方面不要过分的仿古,就像中国古代石塔这样的特殊建筑,明明不是木材,却硬是雕成木构的形态。轻钢是区别于钢筋混凝土的另一套材料,它也应该发展出自己独有的新建筑形态。另一方面要避免跟风的趋同。如今的上海和纽约,中国的中小城镇和大城市,又有什么区别。其实每个城市都非常复杂,完全可以增加使用者自身的参与度,让每个城市都更有辨识度和自身的文化。

图片30:上海和纽约的对比

图片30:上海和纽约的对比
image©孙宏斌

(图片30来源:http://imgsrc.baidu.com/forum/w%3D580/sign=7c551e09033b5bb5bed720f606d2d523/00e93901213fb80e2f8d7e7536d12f2eb9389437.jpg)

谢英俊本人也做过相关阐述:“所以我们讲要做负的设计,就是设计要越做越少,这样开放出来的空间才会越来越大,这是跟现代设计教育不太一样的观念。为什么我们现在的预制产业做不下去?主要是因为多样的需求让预制的成本变得奇高无比,你想把市民每一个人自己想要做的事情都做掉,结果就算把自己累死也做不到,同时也伤害每一个人的自主性。所以在做预制的时候要做得越少越好,越简单越好,才能量化,成本才能降低,但现在这似乎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引用自《从开放建筑到开放城市》 建筑技艺  出版日期:2013  期号:第1期 )

可见,基于居住人群互相间存在的客观差异,如果他们获得轻钢结构和相应的开放性设计体系,那么使用者根据新的生活模式,完全有可能在建筑师的负设计帮助下发展出有个性的设计结果(互为主体),进而大量的开放性建设会决定城市的个性面貌。谢英俊对此做了一个概念城市设计,完整的设计理念大家可以直接看他网站里“人民的城市”部分:http://www.atelier-3.com/gallery2/main.php?g2_itemId=31131

图片31:人民的城市 City for People

图片31:人民的城市 City for People
image©孙宏斌

图片32:人民的城市 City for People

图片32:人民的城市 City for People
image©孙宏斌

(图片31、32来源:http://www.atelier-3.com/gallery2/main.php?g2_itemId=31131)

6 改建、加建与违章

在这里笔者着重介绍他与此相关的一个实践项目。2011年,谢英俊和当时还没有普利策加冕的王澍两人一起参与了忠泰建築文化艺术基金会主办的叫做“朗读违章”的建筑展。不夸张的说,这两位都是建筑现代主义祖师爷勒·柯布西耶的敌人。但反对西方现代主义建筑的王澍后来获得了西方普利策的肯定,而另一位参展人谢英俊则到现在都没有引起更大的关注度。

根据当时的策展宣传书,王澍主打的违章理念是,“工匠与传统营造技术的内蕴多元价值,可能比全球化下的单一标准产物更值得学习与尊敬…… 将现代城市兴建中,大量拆除无用的砖瓦,运用到新的建筑里,再配合在地工人的知识与技法,创造出向传统「回圈营造」学习,且不以老旧为耻的建筑。”

让我们来看看谢英俊的违章理念:“不反对建筑的工业化走向,但提出「简化构法」,让单一家户能在有限的范围内,发展最大的个体与差异性格。他认为现代盖屋技术被垄断化…许多人没有自己的房屋可住,因此提出盖「人民的建筑」,利用「简化构法」的轻钢架结构,以及尊重使用者的「开放建筑」模式,以回应当前的时代问题。”

虽然二人都是“以小型、独立的建筑操作模式,来对抗与修正现代建筑的大走向,都相信建筑必须以人为本,同时尊重传统技法与在地材料,展现此刻「由下而上」操作建筑的可能。”(策展人语)事实上在笔者看来,王澍和柯布西耶斗争方法是一种建筑师之间的单打独斗英雄主义式抗争。而谢英俊则不仅仅作为一名建筑师,更是从产业整体的角度提出一种颠覆式的战略。我们看柯布西耶老先生提出“建筑是居住的机器”的口号的本质原因,他是一个典型的理想主义者,希望大规模工业生产的模式可以让穷人尽快的过上好日子。所以他在《走向新建筑》最后大声疾呼:不搞建筑就要革命。柯布先生原本从纯粹的生产角度推理得出的专业化分工和靠财团运作的思路,却不曾想后来引发了高房价和开发商垄断化经营。当年的战火洗礼后柯布西耶看到了社会的转型对建筑设计能够产生的产业化影响,铸就了一部伟大的著作《走向新建筑》。至于柯老的个人建筑实践和他著作中提出的产业战略级别的机器住宅模式口号并没有很直接的关系,而是依旧以建筑设计为业,这些都是题外话了。

柯布西耶面对的是欧洲的战后重建,总结并和升华出和欧洲城市相适宜的理论。中国如今面临的转型其实和当年的欧洲是完全不一样的,这也就意味着我们不该囫囵吞枣的照搬西方的经验。我们中国人应该有自己的思考和理论。

谢英俊提出的协力造屋整个框架的理念体系虽然路线和柯布西耶相反,但其实和柯老当年的初衷是一样的。只是随着时代的进步,谢英俊可以综合更新的理念。柯老的思路是把建筑作为一个产品进行思考,而谢英俊更是看到了建筑的“过程性”。当柯老只能想象出生产集中化的工厂生产流水线的时候,谢英俊却想着“去中心化”的互联网式的非整体设计,“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直接把造房子的体力操作主动权交还到受众手里。。他看到农民限于交通和经济的问题,是最有动机自己动手建房的群体。与其在城里造完模块后运到农民的地基上,还不如把建房的方法这个“信息”无运输成本的传递过去,把建筑材料也化整为零的运输进交通不便利的目的地,就地设立小工棚简易安装,就地取材的用草泥填充,整个过程从更宏观的范围更大限度的节能减排。

谢英俊通过小工作室少量员工的实践,居然让大量的农民快速地住上了便宜安全美观的房子。从个人作品的数量来对比,柯布祖师自己口中“居住的机器”却造的又贵又少,而谢英俊建房子才真正又多又便宜。

其实从现在时髦的角度,我们也许可以把谢英俊的这套实践理论解释为“互联网思维”建筑。通过轻钢龙骨这种新技术手段,他提供给广大人群一个自己搭建自己生活空间的“平台”。以后居民和居住空间会产生越来越直接的对话,建筑城规专业人员需要产生让位出来的意识,然后整个市场才能再次进入新一轮的繁荣。当眼界放大到整体设计以后,原本对于建筑的限制也会被颠覆。

说到这里,回头来看看刚才提到的謝英俊参展作品“ 後巷桃花源”。这个项目:“在现有的后巷中,搭设一个属于居民共有的生活场景,除了带领参观者穿梭、体验原有居民共同创作的后巷空间外,更积极作为每户居民实际生活的延续与创造公共活动的平台,让原本负面的违法活动转变成共同创作的作品。也许,在不被认可的隐暗后巷中,没有被扼杀的丰富创造才是现代都市民居应有的样貌。”

每一个项目都必定有一个切入点。谢英俊拿建筑的夹缝开刀,是因为他把“后港”解读为“都市住宅延伸的空間”,“因其曖昧不明的定位,涵容了居民多變的使用方式與其形成豐富的樣貌。相對於絕大部分由建商所提供的 」合法住宅」 而言,民居的智慧與多樣性反而得以在此充分的展現,而長久以來,我們所認定的 」合法住宅」 卻顯得呆板與愚蠢。”——谢英俊

图片33:谢英俊“违章”后巷桃花源

图片33:谢英俊“违章”后巷桃花源
image©孙宏斌

这里补充讨论一下当时的策展人阮慶岳 教授提出的展览关键字“违章”:「违章是一种所谓非法、无身份、与不被官方(或主流价值)允许的作为。但在此刻建筑几乎全面被权力(政治、资本)收编的时刻,我们意图对建筑的本质究竟为何,作个思考与再定义;也想借此声张:违章是有道理的!」(策展人语)

值得我们思考的正是“违章”两字的定义。哥白尼提出日心说的时候,教会的地心说真是权威的章法。事实上时代的进步一直是在不断的通过违章所推动的。轻钢龙骨一开始并不符合国家现有的建筑法规,但是汶川地震等众多灾后重建的机会证明了其切实有效,于是慢慢的规章制度反而为了它而改变。

也许现在和未来,谢英俊终将可以甩掉“违章大腕”的头衔(他本人的自嘲,因轻钢龙骨体系一直以来都不合乎现行法律规范,所以他本人曾表示“十几年来做的都是违建”)因为就像现在如火如荼的互联网发展一样,以后各行各业的发展都是差异化个性化的竞争。中国的城镇化在走入一个误区泥潭的时候,也迎来了新型城镇化的契机。以往被划定为建筑公司和政府(公共权力)的范围和私人范围之间的灰色界限可能需要被进一步打破。我们不可能在中小城市复制杭州上海,已经丧失特色千篇一律的城市,就要反过来重新探索自己的特色。杭州是动漫之都,乌镇是互联网中心,海南是旅游度假免税区,上海是经济之都,政府的顶层设计都会逐步到位,建筑也慢慢全部差异化。

另外,过于宽大的没有人情味的马路和阴暗脏乱后巷空间,过于趋同而没有辨识度的城市面貌,这些过去粗放的城市规划,未来很有可能被“就地城镇化”的双转移彻底冲破。城市和乡村的经济结构都会转型,我们的人口结构会老龄化少子化再开放二胎等等调整,那么下一步对于居住行为本质的改变一定会造成建筑也相应改变发展的思路。在原有的城市基础上将出现大量的改建项目,到时轻钢建筑也将大展身手。

综上所述,笔者判断,未来随着中国市场钢结构建筑的大力发展,建筑师也必须更换原本习惯的设计思路,主动适应新常态,并且产生更多更优质的设计。未来是效率化的时代,钢结构建筑只是一个平台和渠道,平台渠道就算再好,内容(优秀的设计)却永远最重要。

另外,本文出现了许多不同的话题,有些关乎建筑,有些非建筑,恐怕本身也是一篇“违章”的建筑评论了。最后,笔者愿与所有阅读本文的相关从业者共勉,一同“走向中国的新建筑”,并向谢英俊先生致以无比的敬意和衷心的感谢。

图片34:谢英俊“违章”后巷桃花源

图片34:谢英俊“违章”后巷桃花源
image©孙宏斌

图片35:谢英俊“违章”后巷桃花源

图片35:谢英俊“违章”后巷桃花源
image©孙宏斌

图片36:谢英俊“违章”后巷桃花源

图片36:谢英俊“违章”后巷桃花源
image©孙宏斌

图片37:谢英俊“违章”后巷桃花源

图片37:谢英俊“违章”后巷桃花源
image©孙宏斌

(图片33、34、35、36、37来源:http://forgemind.net/phpbb/viewtopic.php?f=19&t=19998)

注:
孙宏斌生于1987年1月30日 。浙江工业大学建筑学学士本科毕业,期间曾在浙江大学思图意象德国建筑事务所实习。本科毕业后赴德留学,目前布伦瑞克工业大学建筑硕士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