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期间,朱德在此指挥了一场战役,所在地是山西南部,临汾安泽李垣村,当时住在一个窑洞里,这便是朱德路居的出处。
 
许多年过去了,为了纪念,需要在这里建一个朱德路居会议厅。
 
如何运用本地的材料,以本地的匠人,盖一座乡野味的土房子,这正是我们要思考的。
 
除了轻钢,所有材料,皆来自于这片土地。
 
 
 
一  立架
迎着朝阳第一缕阳光,架子被工人推着立了起来。
 
 立架之前,先是地组。
 
 三下两下,地组就搞定了。
 
在零下八度,盖一百多平的小房子。
 
 上上下下,前后忙活不过一天半。
 
那是因为有一个工具,专门用来锁螺丝。
 
藕不过桥,竹不过沟。
 
 
 
二  屋顶
和以前村子里盖房子一样,无需脚手架,凭一个梯子,就搞起来了。这是我们这套体系的优势,与传统做法无比契合。
 
 木与钢,冷暖对比,方木替代了传统的圆椽子。
  
木材与钢,实乃良配。
 
 天蓝蓝,上梁大吉。
 
 瓦,就是房子的衣裳呀。
 
像不像大鹏展翅,这是刨花望板铺好的模样。
 
 防水卷材与刨花板一样,为了节约成本,这次没有用保温隔热那种,就是路边摊那种。
 
 瓦,不是吊上去,是匠人站在三轮车上,扔上去的。
 
 黄泥是最好的保温隔热材料,铺在瓦下,冬暖夏凉。
  
白灰的优点,是上千年都坏不了。
 
这种铺法是山西匠人明末清初发明的,与一般的一仰一合的做法不同,全是仰瓦。鳞次栉比 ,就是这个样子。
 
 本地传统屋脊是雕花大砖,流传到现在已是粗糙不堪,就想着用瓦来替代,一层层叠加。
 
 效果总是达不到想要的水平,华东老师却说,这样反而有乡野的味道。
 
 所谓叠涩,就是把瓦一片片叠起来,一片片的向天空延伸。
  
瓦是灰瓦,层层叠叠。
  
勾缝尤为重要
  
诗经上说,如鸟斯革,如翚斯飞,简称斯飞,就是飞檐了。
  
屋顶大功告成,一片瓦的世界。
 
 
 
三  砖墙
 砖墙,从一个拱劵开始。
  
这批青砖,在本地砖厂躺了四五年,无人问津,经过数年风吹日晒,火气消退,剩下的是温润。
 
 三分砌,七分钩;三分钩,七分扫。这是砌砖的口诀。 
 
北方来说,山西的匠人,最擅长用砖。君不见那些晋商大院,经历数百年沧桑风雨,至今屹立不倒,真不是当世这些70年年限的建筑可比的。
 
 土能成砖木成碳,千年不朽,皆火力也。
 
 
 
四 土墙
 筋钢网加木龙骨,就是土墙的核心技术,再也不怕老鼠打洞了。
  
有筋钢网木龙骨的优点
 
 是可以用枪钉啪啪啪快速订装
 
与屋顶衔接,巧妙在于,有筋钢网钉在轻钢檩条上。
  
一边填土,另一边做钢网骨架,两不耽误。
 
 填墙的土,离房子几步远,无需筛选,直接和麦壳搅拌和水就行了。
 
三个女人如燕子衔泥一般
 
 把土墙填的扎扎实实
 
 这个斜面是自己比较满意的构造做法。
 
抹墙的黄泥,和麦壳搅拌。
  
内有钢骨,表皮却是柔软。
 
 结实耐用,是一个房子的基本诉求。
 
 黄土,有着金子般的品质,也就是不朽。
 
 呈现出巧克力的质感
  
很好吃的样子
  
天空湛蓝湛蓝的,像极了那时的天空。
 
 
 
 五 火炕 
清晨的阳光透天窗,打在室内土墙上,下方是火炕的入口。
 
日本保留了榻榻米,韩国保留了火炕,我们睡席梦思,把骨架都睡散架了。
 
是时候保留一些老祖宗的智慧之火了。
 
 一点炊烟,才是乡村该有的样子。
 
 
 
六 土木砖瓦石 
就像那风,走了八万里。
  
不问归期
 
 接下来,是处理点、线、面的关系了。
  
土墙与屋顶的衔接,抹一个弧面。
  
山墙
 
 土、木、砖、瓦、石,五种材料都齐全了。
 
 二次细粉,土墙最终样子,光滑细腻。
  
室内二次细粉,墙面用的是白灰,白能生色啊。
 
 
 
七 灯亮了
灯亮了
  
内心还是挺激动的
  
在轻钢里,放上一根根灯条。
 
 屋檐下,挂一个灯笼。
  
灯笼来自朱德老家,照在土墙上,出现了非同一般的质感。
 
明月照高楼
  
千年暗室,一灯既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