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目名称:未来之村 – 尼泊尔灾后重建项目
 
竣工时间:2015 - 持续中
 
建筑面积:61 m² /户;共27户
 
建筑地址:尼泊尔大丁省卡通泽村Katunjie,DhadingBesi, Nepal
 
构造作法:强化轻钢结构、当地回收木、石头、竹编泥牆、小圆波浪钢板
 
建筑设计:常民建筑(谢英俊建筑师事务所)
 
强化轻钢结构:常民建筑(谢英俊建筑师事务所)
 
团队成员:聂晨、黄念平、黄子鑑、Naga SaiKumar Manapragada、Francisco Vizcaino、永冈武人、陈彦廷、洪子涵、蒋绍怡、王朝霞、罗俊、王博、杨烈
 
赞助及合作单位:尼泊尔未来之村(Future Village Nepal)、香港IDEA Project团队
 
摄影:李国民、林黎明(Dr. Christie Lam)
 
 
( 未来之村全景照 )
 
 
【前言】
 
      2015年4月25日以及5月12日,两场突如其来的地震造成了尼泊尔严重的伤亡以及超过50万户的民居倒塌。2015年10月,尼泊尔非营利组织未来之村 (Future Village Nepal) 创办人林黎明(Dr.Christie Lam)博士和香港IDEA Project设计团队联络上我们的团队,希望运用我们开发的强化轻钢系统,在有限的预算内,针对这次地震造成的损害提供解决方案。
 
      从设计、试做、定案到运输、现场钢构组装指导,前后大约花费了3个多月的时间。在资源匮乏、条件严苛的情况下,总计27户家屋的一车一车的钢结构,经路运翻越了喜马拉雅山,到达了偏远山区的未来之村。一栋栋轻钢房由居民自力搭建立起,搭配着当地材料工法包覆、填充。4年过去了,一栋栋轻钢房屋仍持续地依居民自身的时间轴慢慢的重建。
 
      轻钢结构系统中的核心价值:开放性,也在此项目得到了最极致的呈现。
 
 ( 尼泊尔2015地震后概况 )
 
 
 
【在匮乏中求生】
 
1. 重建资金缺乏
      尼泊尔刚经历十年多的内战和武装斗争,导致国内发展停滞,农村基础建设仍然落后,大多倚赖外部援助。支持尼泊尔的主要观光产业,受震后观光人数下降影响,带来的收入有限,加上尼泊尔的政治变革使得行政效率不完善,各国政府和非政府组织的资金无法及时送达迫切需要援助的地点。
 
 
2. 劳动力缺乏
      尼泊尔当地劳动力因大量向中东等发展国家输出,农村青壮年十分稀缺,乡村地区尤其甚是短缺技术劳动力,导致重建过程倍加困难。根据联合国报告显示尼泊尔约有200万人在海外工作,以赚取较高的薪水养活家人或是还债。1/3的家庭中有人在海外工作。
 
      村裡专业劳动力稀缺,(右1)为当地村裡唯一的专业木匠,震后他的工作量大增,价码也跟着上升,好不容易才能请到他参与示范房的搭建:
 
3. 基础设施缺乏
      尼泊尔多山的地形下,整个国家缺乏完整的道路交通网路。重建基地位于山区因过度开垦严重沙漠化,只有黄沙土路,乾季黄沙漫天,雨季则道路坍方泥泞难行。从首都加德满都需开乘四轮传动车费时五个小时车程才抵达。其中最难行的是从省会DhadingBesi前往卡通泽村的15km路,蜿蜒颠颇的黄土路要两个半小时的车程,而可载运货车车斗最长也只有4.2m,是材料运输上很大的挑战。电力及水源等基础设施在山区也非常不稳定,每天只有12个小时供电,水源也需从高处引水至村落内在村民间共用。 
 
4. 挑战
      “因地制宜”的建筑设计理念,在经济条件、人力资源、物理环境都极为欠缺的尼泊尔未来之村,将如何重新定义协力造屋?此项目每户约只有2000元美金/户的资助,要怎麽执行?未来之村地震重建的实践工作如何诠释协力造屋的经济、社会、环境意义?
 
      我们参考并整合了尼泊尔乡村地区常见的建筑形式、空间使用需求、现有传统的建筑工法及材料,并考虑其未来增长调整的可能性,运用强化轻钢系统简化技术降低施工门槛,因地制宜搭配当地传统工法及技术,提出了一个精简但确保结构抗震安全的轻型构架方案。
 
      路途遥远翻越喜马拉雅山,需由货车不断倒运:
 
 
 
【解决方案】
 
1. 前期调研
      我们的印度籍实习生Naga,针对不同尼泊尔境内各民居在房屋配置关系、使用需求、房屋形式和结构体系和材料工法上,进行了详尽的调研。
 
      此地区农房通常以两层楼的房子为主。地面层约1.8~2m高,隔成起居室和厨房两部份,二楼则配置卧室,讲究一点的家庭会善用阁楼空间做为储藏空间。加上当地起居空间主要在室外而非室内,生活起居等活动主要在门前凉棚下进行,有的家庭会在走廊加上一个木制长凳,作为平常生活起居和招呼客人的主要场所。
 
      Naga整理出尼泊尔各地传统民居的相关资料:
 
谢建筑师第一版设计草图:
 
谢建筑师第二版设计草图: 
 
当地传统木石工法,是结构非常稳固的结构系统,并拥有极佳的防火性能: 
 
完工的家屋前凉棚是妇女平时日常起居聚集之处:
 
 
 
2. 设计策略
      在非常有限的资金条件下,我们向基金会建议,与其资助居民一栋完整的房屋,应以捐助房屋骨架、自力造屋的方式,最大化地利用募来的款项。使居民在虽缺乏资源的环境下,仍能确保有一栋稳固结构骨架的房屋,并且搭配震后回收的建材、倒下的石砖、回收木料…等,以他们现有的工法和劳动力,发挥最大的利用。
 
      在这样的策略下,屋型的开放性考量就显得非常重要。考量重建房屋宅基地大小的限制,和运输上的考量,我们提出了一个由7.2m面宽搭配4.2m深度的平面组成的二层楼屋型,利用控制屋脊高度创造二楼的使用空间和悬挑的小阳台。在房屋增建考量上,在宅基地许可内,可从任一面宽往外扩建。
 
      屋型基本图面:
 震后回收再利用的建材:
 
 
 
3. 基本抗震结构
 
      当地常见的传统石牆房屋,依靠的是砌体自身重量推叠所产生的稳定。所以当传统厚重的石板屋顶被现代的轻质钢板屋顶取代后,一旦发生地震,厚重的石牆顶上缺少重量压制,就形成了震后大部份二层石牆倒塌的现象。
 
      相较传统砌体结构,常民轻钢结构的抗震技术,依靠的是由梁柱系统承受垂直力,并以斜撑来抵抗来自地震的水平力,牆体仅靠自承重成立作为填充和围护,不承担撑起整个房屋的角色,因此大大的增加了房屋结构的抗震性以及材料使用上的弹性。
 
      同时,考虑当地的运输条件,为了确保建筑可达到两层楼高,我们选择以拼接方式组合,缩短钢材长度,以降低运输上的困难。
 
      当地常见的震后石牆倒塌方式,可归结于厚重屋顶被轻型现代材料取代所造成: 
 
轻钢柱梁作为主要结构,让石墙单纯自承重作为围护:
 
 
 
4. 构造测试
      经过我们的调研,当地除了擅用石牆、石板屋面外,竹编泥牆也是一个当地非常常见的工法。为此,我们也同时在我们成都的基地,搭建了一组样板房,并实地示范了竹编泥牆/竹编楼板的逐步搭建过程,希望可以提供给基金会另一个当地可使用工法的选择。
 
      很可惜,因未来之村周围正历经严重的沙漠化,竹子柳条其实对他们来说是非常难以取得的材料,因此最后当地居民仍决定在一楼使用石牆,而二楼则使用简易的小圆钢浪板。我们的许多建议在严峻的环境下遭遇了许多挫折,但看见居民运用我们怎麽也想不到的方式结合各种材料,对于他们所拥有的盖房生存智慧仍感到十分敬佩。
 
      在成都基地示范的竹编泥墙/楼板作法:
 
木与钢的结合方式,是城里的设计师绞尽脑汁也想不到的:
 
 
 
 
5. 施工执行
 
      在一个语言不通的国家裡,要如何说服居民去相信一套全新的现代建材?更别说要如何沟通强化轻钢的组立方式了。但盖房是人的本能,沟通也有很多方式,有时候身体的动作,是最好的沟通工具。
 
      为减少文字沟通上的困难,我们甚至避免使用英文字母或是数字,而是将钢构组件标上不同色块和形状,对应在几张简化的单线图面。藉由第一批到达现场的几组钢料,我们的现场工程师使用约一周的时间带领当地居民熟悉组架、立架…等流程。两栋样板房耸立在山峦状丽的背景前,每一个参与样板房组立的居民,脸上都露出自豪的表情。
 
      组装说明书,是由颜色和形状来取代一般的文字表达:
 
由现场工程师指导,居民自行组装过程: 
 
每一个参与的居民,都是为了自己往后的轻钢来学习的:
 
 
 
【结语】
 
      尼泊尔地震过后已4年了,我们指导组立起3栋样板房后早已撤退,只能靠时不时收到来自基金会的几张照片来判断重建的情况。起初的照片裡呈现的大多是大批散落的钢料,到后来渐渐出现一栋栋组立好的房子,有时IDEA基金会也会安排义工前去协助组架,有时还会得到可能有些钢构件凑不起来一栋房子的讯息。终于在2018年的一天,林黎明博士(Christie)在微信上和我们开心的通知,所有27户钢构都已顺利组装起来了!令我们惊喜不已。
 
      料件倒运过程,这些料件要怎么拼起来呢?
 
盖房是每一个人的权力也是每一个人拥有的基本能力:
 
居民在4年期间逐步的完成自己的家:
 
 
      很少有人能够预见并相信,当你将27套色块标注的零散轻钢组件以及几张印着单线的图纸递给在如此极端环境下生存的当地居民,他们竟能拥有这样的力量与自信,将其转变为充满个性又安全坚固的房屋。盖房也许应该是缓慢的,一栋栋轻钢房屋持续地依居民自身的时间轴重建中。
 
      重建并非只为了解决当下立即可辨识的问题,给予适用的工具和方法,搭配足够的耐心及时间,才有可能同时触发重建自我和重建群体的过程和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