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永久屋的永久是什么 ? /
 
「灾后重建不是解决灾后的问题,而是解决过去积累的问题」~谢英俊
 
      八八水灾,又称莫拉克风灾、八八风灾,是2009年发生于台湾中南部及东南部的一起严重水灾,肇事主因是由台风莫拉克侵袭台湾所挟带破纪录的降雨量(许多地方两日的降雨量,等于一整年份的量),造成台湾多处淹水、山崩与土石流,是台湾自1959年八七水灾以来最严重的水患。
 
      常民团队(谢英俊建筑师事务所)累积了自1999年九二一灾后重建、2005年龙王台风灾后迁村、2008年川震农房重建及起始于2005年中国大陆农村建房的经验,接受世界展望会及红十字会委托,参与近800户的家屋设计及兴建工作,基地分别位于屏东、台东、高雄、嘉义四县市以永久屋、中继屋及避难屋等三种重建类型。
 
 ( 常民团队参与八八水灾重建基地及数量说明 )
 
 
      八八水灾,考验着原住民部落是否能永续传承,也考验着政府面对重大灾情的处理能力。当年八月底,中央与地方展开了一连串的灾后重建工作,其中一是「莫拉克台风灾后重建特别条例」,其中影响深远及有重大争议的永久屋政策,透过不同部落的迁建历程,其实直接的凸显了原住民传统文化与当代政府治理之间的冲突矛盾。
 
      灾后重建不同于一般建筑项目的执行流程,建筑设计及营造受限于紧缩窘迫的时间与预算,身为建筑专业者要以什么角色及具体作为在现实条件下响应原住民部落及传统生活文化永续传承的议题,在八八水灾届满十周年的今日,想以礼纳里部落的重建经验开启讨论。
 
 
 
《在永久屋里想家–莫拉克灾后三年「永久屋」与人的故事》上下游出版,上下游新闻以莫拉克风灾为专题,做长期深入的报导记录
 
 
 
/ 礼纳里RINARI部落 (玛家农场永久屋) /
 
      玛家农场永久屋基地位于屏东县玛家乡,又称礼纳里RINARI部落(注),由雾台乡的好茶部落、玛家乡的玛家部落以及三地门乡的大社部落组成,共计483户,为八八水灾重建计划的第二大永久屋基地。
 
注:玛家农场永久屋基地经过部落与各界讨论,命名为「礼纳里RINARI部落」,意为「我们一起走,大家一起往那儿去的地方」
 
     
      礼纳里部落基地占地94.4公顷,原为台湾糖业公司的相思树林,做为永久屋建设基地,在建设数量的密度之下几乎无法保留原有的植被,同时在半年工期要全数完工的压力下,公共设施及三个部落住屋的兴建分别由四个营造厂投入大量资源同时施工,风风火火的在一片红土飞扬中大兴土木。当年身处圣诞节完工地的「小区」看着形式相近的房屋绵延,像是没有生气的电影场景,参与建设其中的我当下产生相当大的冲突和疑惑,「协力造屋、居民参与在哪里? 我们真的有做对事情吗?」
 
 
 ( 2010年建设中的玛家农场永久屋基地 )
 
 
 
( 施工中的好茶部落一景 )
 
 
      礼纳里部落走过八八水灾重建的漫漫长路,部落的样貌随着时间慢慢产生变化,家屋逐渐体现族人的文化特色及生活样貌,其中好茶部落的鲁凯族人发展出「接待家庭」的部落产业,将部落乐于分享、待客温暖如家人的精神带给游客。此产业不是为了观光赚钱,部落居民希望外来的人在彼此尊重的互动下,有机会能够了解鲁凯族的文化与习俗。谢英俊建筑师事务所(台湾工作站)从2016年开始,每一年暑假都会回访礼纳里,事务所工作伙伴及当年的实习生们都会在部落住一晚,在家屋前凉棚的「主客厅」一起聊聊天;隔天一早步行在部落中,直接见证着住民生活表达及友善自然环境的智慧。
 
( 2018、2019年夏天事务所回访礼纳里部落,晚上在前凉棚席地而坐聊天 )
 
 
「主客厅」是前凉棚,是族人主要的待客交谊空间,地面用传统材料石板铺设,与汉人“入屋才是客厅”的习惯不同
 
 
      可持续建筑的理念不仅牵涉技术问题,还包括环境保护、经济、社会文化的课题。灾难发生后,除了必须尽速安置复原之外,家屋重建更需要实事求是面对前述课题。
 
      当初短时间内完工看似千篇一律的房屋,以十年的轴线来检视,看见了在压缩的时间空间及无力改变大方向政策的条件下,建筑专业的作为还是有机会撑开一点隙缝保留未来的弹性,让时间在过程里逐渐发酵,让居民的自主性有机会展现。
 
 
 2018年回访好茶部落(摄影:黄追日)
 
 
 
( 2011年大社部落举办迁居后的第一次部落丰年祭,资料取自上下游莫拉克新闻网 )
 
 
 
/ 规划设计策略–预留未来弹性 /
 
配置策略
 
      整体配置在总户数需求及相关法规的条件下,基地无法含括到部落的墓地及耕地,仅能在有限的基地内留设最大的公共空间(停车空间/教堂/集会堂等),在同一基地面对三个部落不同的文化及生活习惯,部落之间以绿地及公共设施区隔,考虑高差依据坡面平行配置囊底路作为家族或是邻里(10-12户)之间的公共空间,囊底路形成的空间视觉上链接连峦的大武山山脉或是辽阔的屏东平原。
 
 ( 玛家农场配置图及动线说明)
 
 好茶部落和玛家部落以主要联外道路及公共设施区隔(摄影:蔡松伦)
 
 从好茶部落从囊底路的底端望向西北方的山景(摄影:黄追日)
  
囊底路只有一端连接联外主干道,故只有共享此囊底路的邻里会进入,道路除了作为通行也同时是大家共同的生活领域。(摄影:蔡承延)
 
 
 
屋型的弹性–居民的自主营建
 
      全区以三种屋型间错配置,面积及平面形式均相同,分为独栋及双拼两种。不同屋型之间留设7.2米作为防火区隔,同时作为未来弹性扩建使用的区域,居民入住后,逐步动手将侧院经营景观或是扩建作为休憩、停车棚、储藏空间、小型商店等,展现丰富的面貌远远超出设计者的想象。
 
      在政策补助建房齐头式平等的原则下,三个屋型面积根据政策制定设计统一为108m2,面对不同家庭的生活样貌及人口组成,单一平面及30坪的面积设计之初就清楚知道无法因应需求及未来的变化。
 
  
      策略是以设计方案及使用轻钢结构系统预埋未来居民自主增建的种子。每一屋型皆设计前后凉棚(建照不计法规面积),设定上前凉棚可灵活调整为半户外的起居交谊空间,后凉棚作为服务空间(洗衣、储藏、厨房等),加上配置上预留的侧院空间,居民得以在此隐形的界线内透过改造或是增建调动空间,不同部落和家庭之间丰富的生活样貌也得以慢慢积累展现。
 
( 居民以自主营建的方式因应需求的变化及显现生活的多样性 )
 
 
 好茶部落的住宅在使用之后增改建的调查纪录(災害後再定住集落の住宅増改築に関する調査研究——台湾南部屏東県リナリ集落を事例としてー ),蔡松伦发表于日本建筑学会
 
 
 
简化工法|居民参与
 
      常民团队所有八八水灾的重建均是以统包的方式承揽,玛家农场永久屋在政策因素下需要在六月内完成完成483户,在预算及工期控制为最优先考虑前提下,传统的发包讲求效率及控制成本,部落居民相对有组织规模的施工组织不会成为现实条件下的选择,灾后初期居民参与的概念化为浪漫的口号。
 
      在此条件下,施工过程中所有的工序唯一能有效执行居民参与的是轻钢构结构体的生产及组装,团队长年研发实践的轻钢体系致力于降低生产及组装过程的技术门槛,使部落的劳动力在讲究效率及成本的游戏规则内均有机会参与,同时具有相当的竞争力。
 
      面对在历经灾难后仍在修复的群体,简单技术提供了有效整合并且利用小区劳动力的解决方式,使得居民参与、协力互助、凝聚小区主体意识等概念得以有机会实现。
 
 ( 简化工法及居民参与操作说明 )
 
 
此为常民团队于八八水灾重建期间在屏东麟洛的设立的临时钢构加工厂,由于加工技术简易,屏东当地的原住民及青壮力在过程中参与将近800户的加工,为期一年多
 
 
( 原住民工班来自屏东、台东,通常4-6人为一个小组承包钢结构的组装,一栋房子的组装平均花2-3天 )
 
 
 
/ 没有永久的土地–中继屋的概念 /
 
「土地没有永久拥有,人类的使用都应该是『中继』的思维」~谢英俊
 
      「离灾不离村,离村不离乡」是莫拉克重建条例的原则,在常民团队参与的重建永久屋项目除了嘉义阿里山来吉部落以外几乎都违背此原则,「永久屋」政策的后续问题,包含不应以违反人权的「三方契约」剥夺迁徙自由,并承认「永久屋」不具有部落机能的事实。
 
      八八水灾重建初期谢英俊建筑师提出「中继屋」的概念,中继屋有机会于台东嘉兰村、屏东三和村实践,之后的政策转向「永久屋」,缺乏选择的弹性。
 
     「迁村是一代人的事。」任何与生活及文化关联,便是时间向度上的长久;谢英俊判定,仅是找寻适宜地点的过程,便因涉及行政申请的繁文缛节,嘉兰村村民离开中继屋的时间,起码是三年之后;「部落生活,本来就是不断移动的过程。」但是迁徙的自主性在面对现代国家政治之际,制度残酷束缚往往于灾难之后体现。谢英俊的中继屋是一种弹性及对藩篱的拒绝,对于国家,不能不说是最具建设性的挑衅。中继屋透过时间的争取,体现对于部落自主的尊重;在这里,「沙还是沙」因此有了形而上的意喻,成为建筑师热爱自由的具体象征。
以上节录自 苦劳网 "没有永久的土地–谢英俊与他的「中继」思维"  文/陈韦纶
https://www.coolloud.org.tw/node/47395
 
 ( 玛家农场施工过程与来自不同部落及地区的工作伙伴合影 )
 
 
规划设计:常民建筑(谢英俊建筑师事务所)
 
基地位置:台湾屏东县玛家乡
 
户数:总数483户(好茶部落 177户、玛家部落132户、大社部落174户)
 
基地面积:94,441m2
 
建筑面积:801型 54 m2 |802型(双拼) 108m2|803型(双拼) 108m2
 
楼地板面积:801型 108 m2 |802型(双拼) 216m2|803型(双拼) 216m2
 
设计时间:2010年1月至2010年4月
 
施工时间:2010年6月至2010年12月
 
钢结构施工:常民建筑(达文营造+原住民工班)
 
施工单位:丰邑营造、大贾营造、璞园营造
 
常民团队:谢英俊、谢长荣、邱芙蓉、陈美英、陈忆玲、洪明裕、江敏懿、潘泗毓、颜学理、高春贵、蔡佩妏、林书吟、张鹃后、黄柏尧、刘肇隆、陈敬烜、郑国卿、潘昌佑、宋焕美、陈彦廷、张修玮、吴佳华、廖期逸、廖伟佐、陈圣杰、谢以士、张志伟、王威懿、杨彦航、谢天...等曾经参与过的每一位。
 
原住民工班:南投邵族工队、南投布农族工队、台东排湾族工队、台东鲁凯族工队、台东卑南族工队、台东赛德克族工队、屏东排湾族工队、屏东鲁凯族工队、高雄南邹族工队及嘉义北邹族工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