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览背景
  
      「人民的城市」是2011巡回中国的「人民的建筑:关系到70%人类居所的探讨与实践」展览的延续。主要是强调谢英俊对于高密度居住模式的观点,这是在他过往专业营建系统成果外,对于现在城市的介入批判与积极建议。
 
      对此,他提出主系统(人工地盘)与次系统(轻钢架营建体系)并行的方式,挑战此刻城市的单一/僵硬与不可变化/调整外,也提出「人民参与权」的议题,让自力造屋有机会进入城市,破解都市住宅几乎没有话语权的困境。
 
      谢英俊曾在访谈里说:「我们的工作获得很多的赞誉,都被以慈善或人道主义的观点视之,但真正支持我们走下去的力量,主要是来自于我们对自己专业技术的肯定,并且真正能感受到它对解决居住问题的重要性。」
 
      「人民的城市」展览,不是关于人道或慈善的自我彰显,而是确切地面对此刻人类城市发展的省思,以及探索如何能以建筑专业技术的发展,来回答人民对于住宅与城市的想像与参与。
 
 ( 展览内容 )
 
 
 
展览现场(图片来自网络)
 
 
 
/ 展览脉络 /
  
「人民的城市」的思考演化,约略以4个时期作区划:
1.   概念草图,2004年
2.   中国农村/市郊人工地盘多层架构的自主营建体系,2011年
3.   "一‧百‧万"深圳保障房设计提案,2011年
4.   屏东麟洛工作营成果,2012年
 
      「人民的城市」的思考源头,约略始于2004年,谢英俊以手绘图提出了城市应区划控制区(政府主导)与非控制区(人民可以参与决定)的观念,表达「应该只作线状、点状有限的控制,大部分应该是『灰』色,可以协商、可以弹性调整」的看法。
 概念草图(2004):这是最初发想的概念图,主要提出城市应区画出控制区与非控制区的观念,所以「应该只作线状、点状有限的控制,大部分应该是”灰”色,可以协商、可以弹性调整……」
 
 
屏东麟洛工作营成果(2012):这是以工作营型态,针对深圳「人民的城市」提案,分成「城市思维组」及「城市实践组」,由汪文琦及凌天分别深化指导,所整理与凝聚的成果展现。
 
  
 
/ 自主营建体系 /  中国农村/市郊人工地盘多层架构
 
      中国农村/市郊人工地盘多层架构的自主营建体系(2011):这是回应中国农村因建地不断扩张,耕地因而缩减,所提出的农村高密度集中方案,也具体化人工地盘与自主营建的并存模式。
  
 
 
 
 
 / 都市公共框架 /  “一‧百‧万” 深圳保障房设计提案
 
      "一‧百‧万"深圳保障房设计提案(2011):这是参与深圳竞赛获得金奖的「人民的城市」提案,也是延续前阶段农村「自主营建模式栖所」的思考,继续衍伸并转移到对现代城市的回答。
 
 
 / 市民参与权 /
 
      现代绝大多数的城市居民只能单向选择由少数建筑开发商所提供有限样式的商品房,作为自身一辈子的住宅。鲜少有为自己的房子或周遭环境发声的权力。充其量仅剩在房屋内装修的机会,对于外部环境与景观却是无能为力的失权者。而我们举目所见的城市景观仅能呈现少数设计者品味的贫乏与单调,完全无法体现城市居民与城市生活多样性的面貌。更不用提及如传统民居聚落般丰富的历史涵养与累积。
 
      本次提案为在大的公共框架内(预铸混凝土立体结构–Mega Sturcture)利用开放式的营建体系及简化的工法(轻钢构系统),让原本由少数开发商持有的建造权及商品利润分散至由城市居民自行组织的团体,如各公司、行号、家族等......组织小型建筑开发单位.....甚至个人。
 
      如此一来,人民可以选择的房屋样式可轻易增加数十倍甚至数百倍。而在入住后,开放的构造系统也可以让居住者在日后的生活中进行增、改建,往后数十年甚至数代,居住者可持续改善生活周遭的空间与环境,以符合生活的变化及容纳更多生活的想像。让庞大、多样人民的力量能够真正投入公共环境空间的细致营造。
 
 
 
 
/ 降低建造成本 /
 
      公共设施包含预铸混凝土立体结构Mega Structure及相关公共管线及设备。使用预铸工法可减少构建的种类与数量,高效益与量化的生产与施工方式更可大幅降低建设的成本。单纯、基础性的特质,让公共建设容易快速的实行,减少沟通调解的成本。
 
      轻钢构的开放式营建系统简化工法后可降低参与建造的技术门槛,便可让各参与的组织团体甚至居住者以较低廉的方式,以自身的管理及人际关系雇请熟识的工人(同乡、家族、亲人、朋友、同僚....),点工点料,运用在地成本较低的资源,完成兴建自己的房屋。在时间的运用上也可以保持较大的弹性,初期可用低成本建造,在有较多的收入后,再行改造房屋即可,以时间及自身的劳力换取金钱及更好的居住品质。
 
      让原本属于建筑开发商的利润及部分营建成本(工资费用)可以回归到居住者身上,大幅的降低政府兴建保障房的成本。如此一来,即意味着原本需要保障房的低收入居民在日后不需要负担庞大的房屋贷款,甚至在兴建期间就可以拥有工作、赚钱的机会,让建筑的权力还给居住者,让居住者不需要在拥有房屋后的一生陷入窘迫的房贷压力中。
 
 
 
/ 人工地盘主体结构–预铸混凝土构件组装系统 /
 
1.  为整体小区的公共财产,可由公部门共同集体兴建。相较于现行一般各自兴建、独立结构的住宅,共享结构、模矩化及可量化的方式可大幅降低整体的建筑成本(以相同的居住量而言)。
 
2.  密集垂直高层建筑结构不如水平低矮连续结构经济。
 
3.  立体的居住方式可将原本埋入地底的所有管线转变成高于地面的明管配置,降低兴建及日后维修的费用。同时,立体建构的低洼区高架楼板可减少洪泛灾害。
 
 
/ 开放式营建体系–轻钢构系统 /
 
      在预铸混凝土立体结构中填入次层级的轻钢构系统为居住单元及其他空间的构造系统。因位于大型立体结构中,实际上是处于室内与室外的半户外状况,减少了遮风避雨的负担,同时也意味着减少了材料与人工的费用与工程失败的风险。
 
      开放的营建体系与简化的工法让居住者以在日后进行房屋增、改建的可能,以符合未来生活的变化及容纳更多可能性的想像,同时也可以降低因改变而增加的建筑费用。
 
 
 
/ 立体式使用分区(生活行为结合生产行为) /
 
      整体空间配置的公共性由低层至高层逐层递减,私密性反之。低层主要配置的小区型的小额经济商业活动与邻近街道活动相互连结,融入原有环境的纹理,主要服务的对象为小区内及邻近区域的人口,同时也让新迁入的居民有机会藉此谋生,提供除了到都市打工外,另一种可能生存的方式跟机会。
 
      住宅的密度越往上层越高,故公共活动的密度越往上层越减少,与较私密与宁静的居住空间有所区隔,但仍保持一定程度的混合使用,让空间的效率及使用强度得到最适合的使用状况。小区内散布小型开放空间与绿地,自然形成小区内较小的聚落,除了维持良好的空间质量外,更提供日后房屋增、改建的弹性与机会,让空间的使用方式随着时间与生活的变化逐步调整、生长,在每个时空的断面下都有其自然协调后的面貌。
 
 
 
/ 空间的多样性与永续经营 /
 
      当城市居民真正开始有权力进行城市建造,居住者才可能开始持续改善生活周遭的空气与环境,以符合生活的变化及容纳更多生活可能性的想像。
 
      让庞大、多样人民的力量能够真正进入公共环境空间的细节与质感,让城市居民的努力与时间的累积反映在城市空间的质量上。
  
 
 
 
/ 生活动线连续(跨街区) /
 
      穿越型的车道设置于地面层,避免车行噪音干扰中高楼的住宅小区及切割邻里间的活动及联系。二楼以上步行及单车动线为主,作为住宅区主要动方式。
 
 
/ 多孔隙空间(日照、通风) /
 
      相较于典型的封闭住宅社区,多孔隙的空间提供生物、风、阳光、雨水…自然穿透与停留的机会。这本是生物自然生活的面貌与方式,以开放而非拒绝自大的态度与自然环境取得良好的平衡。
 
      由平面单层的绿化方式转变成立体式的绿化方式,改善整体的环境质量,增加植物采光及绿化面积,屋顶作为可使用的空中庭院。同时,逐层递减的建筑密度与逐层递增的绿化面积让阳光可以渗透到每一层的空间与生活,减少人工电力的使用依赖,让每一层都有绿意。孔隙串联相通自然产生的烟囱效应让空气对流不需依靠机械通风设备,热气向上自然排出,温度也得以自然降低,让每一个居民都吹得到自然免费的凉风。
 
      多层次的空间属性,让多样的生活方式与活动都能找到属于各自适合的空间进行,室内与外不再是绝对的分离与断裂,而是以渐进、缓和的方式共存。
 
 
 
/ 展览结语 /      文 : 阮庆岳
 
      2010年谢英俊为西藏纳木湖牧民设计的定居房,因此有机会深入地见到牧民的生活模式,以及了解帐篷房的特质。透过这样近距离与游牧民的传统帐棚房接触的过程,谢英俊更确认人民的建筑智慧与力量,是多么的可敬。
 
      人类所有的聚落,各自都能用简单的材料与结构单元,快速地在大自然的环境里,搭盖出相对简易、又能遮风避雨,以及提供安全庇护的住居物;若将这样的人民建筑,与繁复、笨重且无法轻易做变异的现代建筑来对照,尤其要令人深思孰是孰非了。
 
      这同时,从牧民帐篷房的住居模式里,还能见到一种人类面对住居大环境系统(譬如草原、沙漠或江畔)时,人居系统应对适时的可移动、改变与自主独立性格的智慧。其中,环境系统(大系统)与住居系统(小系统)的关系,能够维持彼此既独立又相互依赖,共同形成有机、共生、不掠取也不占有的健康关系。
 
 
      建筑的智慧本就根植在时间与历史的承传里,也是人民与生具有的能力及权力,应当受到权力者及专业者更多的尊敬。
 
      在现代城市继续自我形塑调整的过程里,我们应当向西藏纳木湖的牧民居学习,以理解聚落(城市)与环境的互重态度,还有大系统与小系统之间,如何赋予有机、有效的互动关系,也让居住者能有自主的决定权力,聚落(城市)因此能够自我不断做微调修补,以解决现代城市因单一控制而僵化的问题。
 
      这其中所谓的小系统,强调的是人民的参与权,也是说城市的发展与建设,不能全然依赖「由上而下」的权力及专业控制,要懂得向「由下而上」的人民生活智慧学习。这样的智慧在民间无处不在,譬如应对生活的变化,房子配合需求做弹性增减的所谓违建,或是依各自喜好绿化或花园造景,以及晾衣、晒太阳或是泡茶聊天,甚至做点小生意让邻里生活更缤纷等,与日常也真实生活对话的微型空间。
 
 
 
这应该就是「人民的城市」的意义所在。~策展人 阮庆岳
 
 
 
人民的城市──谢英俊建筑展 The People’s City  Hsieh Ying-Chun, Architect
 
展览时间|2012.03.24(六)-2012.05.06(日)
 
展览地点|中山创意基地S2展区
 
策 展 人  |阮庆岳老师
 
参 展 人  |谢英俊建筑师
 
主办单位|财团法人忠泰建筑文化艺术基金会
 
协办单位|谢英俊建筑师事务所、台北市都市更新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