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前言 /
 
      从1999年九二一震灾之后,团队的工作重心逐渐转往结合施工的强化轻钢系统领域,这25年来仍以某种频率持续执行台湾公共工程的项目,面对不甚友善的执业环境和模糊的边界条件,近年团队慢慢的发展累积,在建筑专业及团队运作上找到面对现实(如何在繁琐、消耗精神的程序里保有对于建筑的热情)的具体方法。
 
      本文将以美浓客家文物馆为引子,回看当初面对现实各种条件的挣扎与困惑,以及在「建筑设计」上,身为建筑专业者如何响应自己内心最深层的创作想法、根本价值这一课题。
 
 
  
项目名称:美浓客家文物馆兴建工程
项目业主:高雄县政府高雄县立文化中心
项目地点:高雄县 美浓镇
建筑设计:谢英俊建筑师事务所
建筑师:谢英俊
专案设计师:黄镜全
参与人员:林丽珠、刘肇隆、许进隐、谢长荣、李世麟、吴怀瑜
结构顾问:黄光勋结构技师事务所
电机顾问:技勤电机技师事务所
 
营造厂:
建筑  泰舜营造股份有限公司
水电  品冠展有限公司
内装  华春营造股份有限公司
 
主要建材:清水混凝土墙、氟碳烤漆钢板屋顶、钢桁架屋顶、尺二砖、洗石子地砖、橡胶地砖、钢框架门窗
 
基地面积:9,056 m2
建筑面积:2,462 m2
总楼地板面积:5619 m2
 
层数高度:地下 0 层,地上 3.5 层,高度 12.5 公尺
造价:79,228,000 新台币
设计时间:1996/07-1998/01
施工时间:1996/11-1999/06
 
 
/ 争议 /
 
      1999年5月,美浓镇举办「高雄县文化节」,在反水库运动的挫败激愤中,压轴座谈会主题是「美浓客家文物馆兴建工程」,这是争论了几年的议题,诚如与会的一位长者所言(由于上立法院抗议,使其声带受损失声,只能在极困难的情况下表达他的看法),“是否受美浓长期以来的抗争意识影响,连设计出来的建筑,也有强烈的革命气息,与一般乡民的认知差距太远了。”
 
      文物馆兴建过程,历经四年的风风雨雨,此间质疑与批评不断,但设计者始终未做正式回应,在谢英俊看来,建筑还没完工之前,任何的回应容易沦于「概念」或「意识形态」之争,那是由嘴皮和左脑(主管逻辑思维)的一小部分所主导的动作。尤其当时的形式,地方派系恩怨、政治与利益的角力,斗争之激烈,已到不堪入目的地步,应付这些非其所长,也非其所愿,因此宁可忍气吞声直到建筑物完工,真真实实的去面对「高低错落的黑屋顶」、「粗陋的清水泥凝土墙」、「晶莹剔透的玻璃窗」、「精确细致的窗框与栏杆」、「有〝诗眼〞效应的木门」、「色感丰富、质地温馨的地砖」、「随时可以借景过来的椰林、青山、鸡犬相闻的村落」、「可以让思绪遨游,充满无限可能的灰…」,面对这一切,谢英俊认为自己可以开始回答所有的提问,他也笑称“当然这些回答也可能是多余的。”
 
 
 
/ 设计答问 /
 
      『主题为「文物馆」─所谓「文物」即非现实之物, 因此以「生活博物馆」的概念贯穿, 呈现美浓人的生活面。本案试图以陌生化(defamliarization)的手法, 创造性地颠倒「习以为常」「理所当然」的事务, 造成观者的视点游动, 唤回其深层的感觉和记忆, 并引出多向度的感受, 而这也是「以故为新」的创作底蕴。』 
~谢英俊
 
 
 
      客家文物馆落成之后的1999年,一位访问学者对谢英俊进行访谈。以下以这篇访谈稿作为对设计想法的诠释:
 
问:这栋建筑应该要能表现美浓客家文化的内涵?
 
答:美浓的客家文化在田里、在劳动人民身上、在永安街的合院里、在烟楼中、在美浓人的生活里;如果能用一栋建筑来表现,那太窄化、太小看了美浓客家文化了吧!
 
 
 
问:应该要表现出传统客家建筑的特色?
 
答:客家建筑是什么?北台湾的?南台湾的?福建的圆楼、方楼?广东的围龙屋、碉楼?番禺的高脚屋?…
 
传统是什么?时间点是落在哪里?日据时代?清朝?唐朝?还是有巢氏时代?大家都住在树上?(好问题似乎就是好答案)
 
 
 
问:那总得有个定见,否则怎么做?
 
答:任何创作像是「瞬间闪现的磷光」,虽然想要高飞万里,穿越时空,但无奈得很,只能在「当下」的牵绊中蠕动。
 
 
 
问:你如何去面对工程预算低(土建、内装、机电空调,合计每坪46,000元)、营造厂的工艺水平差等等的客观条件限制?
 
答:如何节省工程费,将每一分钱发挥最大效能,在当今「台湾钱淹脚目」的价值观中,显得蹩脚猥琐,格格不入;我是将经济因素和工艺水平等客观条件作更广泛的解读与运用,这个时代和社会的文化内涵,可以在这些滤网中筛选出来,君不见〝光〞是在阻挡中现身吗?抛开这些客观条件,甚至轻忽建筑最基本的内涵,例如通风、采光、节能…等,建筑就只剩时下商业文化追求的那张炫丽的皮。
 
 
  
问:「黑屋顶」是死人住的,烟楼造型是殖民时代,日本人压榨美浓人的历史伤痕,怎么可以「入菜上桌」?!
 
答:请仔细比对一下实际的烟楼,文物馆的「类烟楼」是气窗,方便通风、采光,可以节能,同时让室内空间变得舒适宜人。屋顶材质是钢板,在光线的折射下,有时会变白、或灰,不全然是黑,「黑」是概念,是不好的记忆与经验,请打开眼睛,赶走梦魇。
 
 
 
问:应该尊重地方风貌,用美浓的合院来设计文物馆,才能表现美浓的特色?!
 
答:「文物」本身就不是现实生活中的东西,文物馆的量体与功能,更不是传统合院能硬套的,反倒认为它应该与客观环境疏离一点,才能契合它的主体性;虽然在配置上可以看出合院的层次与节奏,但由于基地关系也作了一些变形,再加入一些类似街道骑楼、回廊,甚至美浓到处可见的猪圈等空间形式,但也都作了新的诠释,套一句画评画语就是:「造化入画,画夺造化」,至于要「夺」到什么程度,就看作者的捏拿了。
 
  
 
问:就整体上来讲,你希望表达什么样的美感境界?(高级问题)
 
答:当今的经济条件、价值观、时尚流行、政策方向、工艺条件、建筑材料、构法…等,仿如冲不破的密网,创作者身处其中,在不知不觉间被左右了设计创作的想法。
 
虽然拥有好的技巧可以将新素材于股掌间玩得绚烂耀眼,甚者,可成一家之言,并获致名声与市场,但在惊涛骇浪的现代文明冲击里,创作的想法、根本价值、属于这片土地的脉动、属于内心底层再底层的感动,究竟是什么?
 
关于美感的回覆再借用近代书画家黄宾虹的画语回答:「画须熟中生,生涩不浮滑,自有静气,而不甜俗」。
 
 
/ 成果照片及设计图纸 /
 
 
 
 
/ 写在最后 /
 
      『台湾政府的公共工程设计工作, 对还想保有一点自尊的建筑师来讲就是恶梦。1998年承接美浓客家文物馆设计监造项目之后, 我下定决心不再碰触政府的工作, 但事与愿违, 因为种种原因, 还是陆续承接了一些项目, 也应验了连连的恶梦, 还真没法让你好好干点事, 「嗳」。 
     
      不再承接一般常规的建筑设计工作, 进而踏入结合施工和居民自建的「房屋建造」, 还有个原因, 那就是当时我自认为对建筑设计工作所能触及的总总, 已了然于心, 想另辟蹊径跨入更广的领域, 回想起来那已是二十几年前的事了。』 
~谢英俊 2020 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