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2011.03.11 ~ 2011.04.17
策展人:阮庆岳
作品:王澍〈亦方亦圆〉、谢英俊〈后巷桃花源〉
主办单位:财团法人忠泰建筑文化艺术基金会
协办单位:元智大学艺术与设计学系、中国美术学院建筑营造研究中心、谢英俊建筑师事务所
资料来源:财团法人忠泰建筑文化艺术基金会



违章是一种所谓非法、无身分、 与不被官方(或主流价值)允许的作为。 我们意图对建筑的本质究竟为何, 作个思考与再定义;也想藉此声张:违章是有道理的!  ~策展人 阮庆岳 


策展论述  文:阮庆岳

2000年3月4日邵族长老陈进复入厝,自此族人陆续迁入谢英俊与他们合力搭建的921重建家屋,并开启尔后谢英俊一系列同样以「协力造屋」为出发的作品,譬如四川汶川震后的杨柳村羌族家屋重建,与仍在继续经营中的台湾八八水灾重建工程等。

王澍是近期极受瞩目的大陆建筑师,他在于2006年以「瓦园」,代表中国国家馆参展威尼斯建筑双年展,接续推出的两件重要作品:中国美术学院象山新校区、宁波博物馆,吸引各方关注。

王澍与谢英俊在新世纪双双展现耀目成绩,宣示两岸华人将积极承担现代建筑未来走向的必然责任与使命。尤其值得注意的,是二人都提出了对现代建筑的反思,与对操作路线的修正看法,积极探索新的可能。

谢英俊一贯的建筑信仰,在操作建筑时注重建材的环保与在地性,工法轻便简易、造价力求便宜,关注在地物理环境(采光、通风、隔热等);也触及社会弱势者的居住权,同时思索建筑专业被菁英垄断等社会议题。

王澍意图挑战的是现代主义的理性思维,以及所面对的「城乡建筑的摧残」状态。王澍写着:「在这样大时代的背景下,我现在所做的工作可以称之为对差异性的捍卫。我把工作室叫做『业余建筑工作室』,也在于针对全球标准化制造背后简单专业化,对真实的、自发的、差异的生活与工作方式的捍卫。」

二人都是以小型、独立的建筑操作模式,来对抗与修正现代建筑的大方向,都相信建筑必须以人为本,同时尊重传统技法与在地材料,充分展现「由下而上」操作建筑的可能,也挑战及再定义建筑与权力间关系。

本次展览延续两人原有的思维,将焦点转到台湾都市现象中极具指标与争议的违章建筑上,思考建筑专业者如何与这样自发的现象对话与学习,期待从而提出一种以亚洲都市为本的都市眺看位置。


台北违建


后巷桃花源 作品简介

后巷作为都市住宅延伸的空间,其暧昧不明的定位,涵容了居民多变的使用方式与其形成丰富的样貌。相对于绝大部分由建商所提供的「合法住宅」显得呆板与愚蠢。 

谢英俊此次的作品利用常见的钢管鹰架系统,在现有的后巷中,搭设一个属于居民共有的生活场景,除了带领参观者穿梭、体验原有居民共同创作的后巷空间外,更积极作为每户居民实际生活的延续与创造公共活动的平台,让原本负面的违法活动转变成共同创作的作品。 

也许,在不被认可的隐暗后巷中,没有被扼杀的丰富创造才是现代都市居民应有的样貌。











团队参与:谢英俊、郑空空、林信和 

台湾城市因何而死? 因何而生 
(展览文章后记~谢英俊)

影响重大的决策,大多是在仓促、无感、盲目、失控的状态下形成,台湾的都市计划除了日本人留下的印记以外,都犯下了绝命的失误与无法挽回的遗憾,几乎与福岛核电站的灾变等级不相上下,影响了所有人,到子子孙孙。 

有人检讨过战后至今的台北市的都市计划吗?现在挂在墙上的都市计划图与现实有多大的差距? 图面显示大部分是黄色的住宅区,容积率是225%,差不多是三楼半的密度,结果呢?区区几条死硬的建筑技术规则,还有几张由建筑师熬了一晚、用布满血丝的眼睛画出来的图,竟然要决定千千万万、甚至几代人的居住行为。
 
柯比意的光辉城市多么伟大,充满野心的开发商、规划师与政客,挥舞着令旗,即便画虎不成还是以犬类的利齿啃蚀着人民的脊梁。 

还好当政府专注于搞民粹而是势弱之时,人民不仅有了可呼吸的间隙,人民的创造力也得到解放,于是乎台北有了精彩的都市生活,仁爱路、敦化南北路盖起来合法的违章豪宅,违规使用让各大学周边、小巷内长出令人惊艳的特色餐馆以及宜人又充满个性的商店;自生又生的夜市排档,夜夜是蓝白拖鞋和无袖无领市民阶级的嘉年华盛会,这也是让老外与陆客流连忘返之地,也成了观光指南宣扬的台湾之光……;小巷内屋顶上,人民肆意挥洒着原始的生命力与创造力,戏耍着公权力与建筑师以及中产阶级的美学……。 

四海全球漂泊后,还是想回来。